在回家途中經過元朗市集,見到一大班婆婆在非法翻獢C多數都是賣水果的。

其中一檔有位婆婆賣自已種的黃皮,看到她邊賣邊吃,好不愜 意。我當時都很想吃,我作為第三者,我當然想免費吃到她的黃皮。因為我當時沒有想過,她籮子中的黃皮,是辛辛苦苦種出來的。我想我坐在他當前,婆婆就白白 交出黃皮,這是無可能的。如果我話婆婆不將她的黃皮免費給我,更罵她只將黃皮拿來賣,又或者留起自已吃,這是強搶!

當然,如果我想婆婆給我 幾粒試吃,是可能的,但最少我要去問婆婆。如果連前去問問婆婆的力氣也不付出,就想婆婆給我黃皮,甚至罵婆婆不和我分享黃皮,這是無理取鬧!給我幾粒黃皮 係好人,不給我是道理。這是社會的定律。如果我認為婆婆給我黃皮是好人,不給我是衰人。那麼真正的衰人是我!難道婆婆種植黃皮不辛苦嗎?我付出過甚麼?

假 如有一天你家附近有一位叫A的人種了黃皮樹,A每星期都給你數粒黃皮。也是同一道理,A給你是好人,不給你是道理。你要求A要每星期給你一斤,這是無理! 有一天,A和朋友B在家中收成黃皮,在家中開了一個收鑊會,大吃黃皮。別人請你到場是好人,不請你是道理。假如你話人開收鑊會不公開,不告訴你有收鑊會舉 行,令你不能吃黃皮,這是更加無理!別人家中的私人事,關你屁事麼?不要以為別人吃黃皮,你也想吃黃皮,別人開收鑊會就關你事!吃不到的黃皮永遠是酸的!

又,A和B是朋友,C和D又是朋友,AB和CD不是朋友。AB和CD都有種黃皮,舉行了兩個收鑊會。你又說AB不參加CD的收鑊會是不對的,這是胡扯!你沒有控制AB做事的權利!

好 了,回到市集的這個scene。最後,我口袋中有二十元,因為我真的想吃黃皮,我向她買了十多元。最少我付出了十多元換取了百多粒黃皮。好了,袋了中仍有 六元乘車。看見鄰檔賣的荔枝也不錯,但口袋中只有六元。買一斤要八元,買不到。我現在要做的是下次帶多點錢來買,故此我會努力掙錢去買荔枝。這時候,買不 到荔枝,只能怪自已無能力買,更應自我檢討一下。而不是在罵賣荔枝的人不免費提供荔枝。

我拿著酸酸的黃皮走了。估不到一個正常過正常的買賣現像,竟然有人可以曲解到體無完膚,每個人都想吃免費嚏I我們的社會為何會變成這樣,難道吃董氏奶水太多?

當我們的社會充滿這些吃免費嬪韝j聲夾惡,我們的社會會怎樣?

我想我第一時間不再養魚,因為魚塘中的魚不能留著自已賣,而會被人名正言順地拿掉!

我本來以為只有年青人才有這種想法,怎料一些看上去年紀比較成熟的人都是這樣,我們的社會,再一次,已經無得救了!

22:20 - Wednesday, Jul. 0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