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慣於為自已找理由,說得直接一些,是為自已找藉口,找一個下台階。

世界盃期間由其易見:法國點為何敗於塞內加爾?因為有法師作法。中國隊為何打得不好?因為米盧!英格蘭為何輸巴西二比一?因為施文!韓國隊為何可以打入四強?因為他們打十二個人(包括球證在內)!

我們慣了這種模式的思考。但為何我們不將我們愛找理由的特點用在其他更有用的方面?

例 如找出世界自然法則的理由。另外,又是世界盃的例子,與其話中國隊打得差是因為米盧,不如話係因為技不如人,經驗不足。這種心態我們是要有的,我們要了解 我們本身的不足,再去改善這種不足。反而將自已用藉口去包裝著,明顯自已失敗,卻用藉口推得一乾二淨,這種人生觀,總令我覺得有點遍安江左。

黑 格爾指出我們要有否定性的思考方法,不要將我們攝收到的知識假定為真。我們應假定為假,找出這些知識的漏洞,再透過辯證的「正反合」方式,我們才會進步。 可是看看我們的教育制度,沒有訓練學生這種思考方法,令到學習變成單向,我們常常都會覺得老師講的東西必對,書裡的東西又一定是對。這引致香港學生一個嚴 重的問題,就是過於覺得這個世界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沒有對世界的好奇,更沒有改變現狀的想法。於是乎一有挫折,就沉不住氣。香港的學生背學問的能力我想全 球無出其右,可是講到思考能力和心理素質,卻可以是倒數頭十名。

20:53 - Sunday, Jun. 2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