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今天再次開始用藥,開始一個更長時間的類固醇療程,今次用的皮下類固醇是Methylprednisolone,屬於最有效的一種藥物,期望是次長時間的療程能對姐姐有幫助。其實類固醇療程後,應用干擾素(Beta Interferon)治療。

因 為腦科醫生遲遲未到,我唯有用我對神經科學/腦科的皮毛知識,對姐姐進行簡單的測驗,去測定她腦部被自身抗體(Auto Antibodies)攻擊受損的神經組織。發現她的左邊面和右邊身的感痛能力很弱,但控制能力和力度也較強。反而右邊面和左邊身的感痛能力強,而控制能 力較弱。另外,她的右邊身的體溫較冷。又和她進行了反射動作的測驗,她的雙腳是能夠進行多種反射動作。

我的簡單診斷是,她可 能是大腦皮層受傷害。右腦的Effector Area受傷最嚴重,而左腦的Sensory Area比較嚴重。而大腦皮層另一位置也有一定程度的受損,包括Visual Association Area等。Reflex Arc正常。副交感神經系統(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活動異常...

假如我是醫生,多好...可惜,我只是一個沒名字的小朋友。

今天都是等不到醫生,又要等多一天。由於姐姐正在打點滴,媽媽說等不到醫生,再加上姐姐今天的病情較為穩定,媽就叫我走了,她看著便成了。留守家中,管理一下家務。休息一下,很久沒有足夠的睡眠。媽媽比我更嚴重,看得到她的熊貓眼。

16:34 - Thursday, Jun. 2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