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記憶力突然惡化,多數人去看她,她會認不到。我也算是勤去看她的了,但她都忘記了我是誰。我看過網上資料,沒有說過用藥會失憶。

數天前和數天後已經是兩個人,由親人變成陌生的人感覺,很是難受。

我 覺得我全家人都突然之間變得十分荒涼,看著飯桌,原來已經數天沒有在上面開飯。今天我再煮飯,一家人比較齊人吃晚飯,媽媽也說:「別家早早做節,今晚我家 才做節,粗茶淡飯,也算了。」人似乎都有一個缺點,所有的東西都是失去了才會珍惜。突然覺得,能夠一家人聚首吃一懦滿A已經很滿足了。

很多問題已經不能令我煩起來。吃肉體上的苦,又或者沒有甚麼物質上的東西,都已經不太重要。在新聞組中見到有人沒有甚麼甚麼東西玩就要生要死,我覺得很討厭。


在問朋友有沒有空幫我去出field鏟泥,每個人都用「忙」作為理由推卻了。

在我覺得要注定一個人頂一百斤泥上山下山之制,女友竟主動話要去幫手。縱使我再三要求她不要去,她也堅持要請假幫我。做男友的當然不想女友為自已吃這種肉體上的苦,但她卻不怕跟著我受苦,我覺得很感動。

我愛妳!老婆。

01:41 - Tuesday, Jun. 18,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