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志對一個人來說,絕對重要。

沒有鬥志,就像沒有生存的意義一樣。我現在有一個使命,不是要重拾我自已的鬥志,而是姐姐和病魔搏鬥的鬥志。這可不是一件易事。姐姐最近好像再沒有鬥志去克服那個病,她時常都不活動身體,令到移動能力在用藥後不增反減。由於時常都處於靜止狀態,引致非常嚴重的腸胃問題。

但要令她回復鬥志,可不是易事。老實說,她本身是一個嚴重社會化的人,很懶。以事例激勵,又或者講道理的方法,對她來說都不受用。再者,可能她本身的日常生活有太多人幫手,令到她十分依賴他人。這可是一個十分難的task,我想醫院的心理醫生,會比我更為有方法。

只要她能重拾這種鬥志,康復可期。


端午對我來說,無何意義。對於社會化的人來說,端午更只代表一天的假期。

屈原﹣《天問》節錄

悟過改更 我又何言
吳光爭國 久餘是勝
何環穿自閭社丘陵 爰出子文
吾告堵敖以不長
何試上自予 忠名彌彰

愛國忠臣,每每短命。拍馬屁的奸仔,一定好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幸好,屈原至今之忠名,仍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但能不能再傳多一代好難講。

03:15 - Sunday, Jun. 1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