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問自已一個問題:「我手上有些甚麼?」

到底係我手上的東西太過虛幻,我捉不緊。還是我根本是虛幻的,接觸不到這個真實世界?

人 生如此辛苦,卻要捱下去。某程度又是一種Lolly Jean,但是如果這樣就放棄,又是一種Lolly Jean,因為生存本身,就是Lolly Jean。人生的精采,在於賤。太過高尚的人生,只是自取滅亡。人命只如草芥,沒感情,沒感受。不會傷感,不會快樂的,才算最高階的草芥。

是我對世界的要求太高,還是世界對我的要求太高?我找不出答案。

13:59 - Saturday, Jun. 15,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