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充滿了怨氣,政府叫我們不要怨政府,要怨怨自已。

哎!甚麼政府?罵人淫賤,只因自已陽萎!屌!

又有酒樓結業,這難道全然都是市民的問題嗎?誰人搞高地價政策?誰人不資助飲食業發展?

老是要討好北面那班表叔,自已那班子民卻自生自滅。早說過,香港只有八百人口(因為只有八百人能夠選領袖),其他只如垃圾草芥。

台灣人不要自怨自艾,你們現在是最幸福最自由最民主的中國人。你們每一個人都有香港那八百人般的權利。我們這些,只是一堆草芥。我,永遠都是異見人仕,提出自已意見,在這個地方,也是罪!


亞叔林尚義在講波之餘,總會做出一些在電視上越軌的行為。

我永遠不會是球迷,但我喜歡聽亞叔分析球賽。

上屆世界杯,他在電視上的越軌行為,是和曾志偉在營光幕前煲煙。

今年更勁,世杯開球數天已經「衰左」!有觀眾打電話來玩遊戲競猜賽果,玩完去廣告。亞叔以為麥克風已經關了,向其他人抱怨說:「玩甚麼鬼遊戲!我們都沒有球賽直播!」無錯!直播權在收錢的有線電視手上!

我覺得亞叔講得好!為小市民說出了心底話!好!


看同一幅圖,使用powerbook的LCD和G4的十四吋CRT看出來的效果很不同。可是我還是喜歡CRT出來的色彩效果!CRT,暫時是不會死的。


今晚和女友通電話,因為照料家人,以及管理家頭細務,和女友的見面時間少了,所以通電話時間變得十分重要。我知道她肯定不開心,但她總是收埋收埋,這反而令我更擔心。縱使我對每事都粗心大意,但我想我對她是最細心的。我當然不想她不高興。她說:「很想哭。」

也釧p不知道,我也想說同樣的話。略穭]奪眶而出...

01:50 - Friday, Jun. 0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