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情緒進入完全的瘋狂狀態。喜怒無常,就像一個瘋子一樣。

媽媽絕望地和我討論姐姐的病情,抱怨醫院未能快速為姐姐做腦部的測 驗,令療程一再拖延。每天只能看著姐姐的病情惡化,作為家人的是何等痛苦!我只見過媽媽哭三次,第一次是我們五兄弟姊妹勁頑皮,第二次是因為姐姐上一次的 病,第三次是婆婆過世的時候。今天,是第四次。為何最近環繞我的環境都是如此的煽情?

我能幫到些甚麼手?只覺得自已很廢!

束手無策!

數 天前重看搏擊會(Fight Club)。Taylor說男人哭是沒有用,反而被人打一身,又或者打人一身才是解救心靈的方法!反資本,我們的能力有限,因為我們只是世界子民中的其中 一粒細沙。沒地位,沒有進昇機會。Eddie?Gabefung?你們都愛看Fight Club對不?

有無興趣出來打鑊甘?

14:52 - Friday, Jun. 0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