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是世界盃前的最後一天,我不是球迷,明天是世界盃又好,世界未日都好,對我來說分別不大。我只知道明天,是我開工做final year project的日子。有人分析過,世界盃舉行那一年,會有一些新球迷培育出來,同時也有一些假的球迷為了感到那個氣氛而扮球迷。老實說,不喜歡就是不喜 歡,我不是球迷。

閒在家中,聽音樂CD,永遠都用電腦來聽,拖著的耳機又或者揚聲器都是一般貨色。我聽的是音樂,不是聽音響,再加上我沒有 閒錢玩音響。做著一些不用的錢的娛樂,例如看書。幸好,我會覺得看著滿是字的書是一種娛樂,否則沒有錢的時期不知如何渡過。真的覺得,喜歡文字、喜歡知 識,是我年少時遺留下來我覺得最實用的「弁遄v。

前天講到生命永恆之處,在於我們生前的民Z會被留傳下去。不知道你同意與否,卻在書中找到 以下的對話。來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窮了其六十年生命寫成的名作「浮士德」(Faust),一段講述浮士德死亡前的一刻,與魔鬼曼菲斯多弗里斯的對話。其實,這正是歌德 自已與心底裡的魔鬼的對話。

浮士德說:

「停駐吧!美妙的時光!我在人世的日子會留下印記,任萬光陰飛逝去也無法抹去,我在這樣的預感中欣喜無比,這是我生命中最崇高的一刻。」

浮士德一死,魔鬼說:

「談到既往,不過是蠢話一句!過去的已經過去,消失在虛無裡,一切又從零開始!一生勞苦奔波又有何益?到盡頭終究須要把眼兒閉!消逝了!這個謎可有盡期?正彷彿一切不曾開始,若再回頭重新活過一天,我情願選擇永恆的太虛。」

19:07 - Thursday, May. 3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