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電視,無聊到看教育電視。其實講真,我時常都會看教育電視,其中一個原因係,想了解一下為何要三十萬元納稅人的錢才能拍成一集。這種無謂的生 活,在試後的暑期出現。事是要做的,有一些剪不完的片,學不完的para para,看不完的書,幹不完的魚糖的活,甚至打不完的ulala swingin' report show(對,剛剛哥哥買了二手的DC版space channel 5 part 2,好難玩,現在才到第四版。)...

這種生活說不上頹廢,只是覺得無謂時間太多,但在無謂時間又會受頭痛的老問題侵擾,煞是討厭。自已罵 自已,光陰,似乎只是用來浪費,不是用來珍惜。我好明白數年後當我完全投身社會工作,未來的我會責難現在的我。罵現在的我在浪費光陰,當時的我連一個一星 期的假期都沒有,像現在的我有一個幾個月的假期,對未來的我,是天方夜談。

可能未來的我又會罵我現在每天在這個地方長篇大論一番是浪費時間,又或者到時的我會罵我現在沒有打好根基,沒有好好讀書,到當時要捱驢仔。

我們時常都會在電影電視中聽到:「怪後生果時唔生性。」其實說是這一種責難。

會在腦中擔心這種無謂的事的人,我想世上不出一萬個。

錢, 咬開一定是有血有汗的。這個不容否定。在女朋友口中知道有些人買了一件名牌衫,穿兩次,就不穿了。有的會放在一邊,有的會拿出來賣。可能我比較老套,有些 衣服我穿二百次甚至二千次都不會放在一旁。這個是邊制成本(Marginal Cost)的理論,只要重用一個東西次數愈多,邊制成本愈低,也即是愈經濟。例如一件一百元的衣服穿一次,那一次穿起這件衣服的邊制成本就是一百元。穿過 兩次,新的一次邊制成本就是五十元。

時裝不同,女仕們同時要求時裝會令其本人有一些「收益」(revenue),例如別人會讚妳有品味,這些稱讚,就是製成品。而我們又知道,當一件衣裳重複穿著,那些「收益」會愈來愈少。換句話說,邊制收益(Marginal Revenue)會愈來愈少。

到底女人重視成本還是收益?男人好難去想像。

我只知道我作為一個老套麻甩佬,最緊要的是,成本愈底愈好。

噢!我忘記了說,我今早看的教育電視,正正係講男女之別。

男和女各有煩惱,女人可能會每個月有幾日「唔方便」,男人可能每天要刮鬍子。男人在這個社會中,就好像地位比較低微,受的保障也較女人少。男人可能只是一部PC,女人就是一部Powermac G4。

有 不少女人都自嘆做女人好煩,想做男人,但當問到煩甚麼,最終都只係話每個月都好煩之類。我知道我這樣說,定會引致好多女性反對,我知道經痛就好像男人祠堂 被高跟鞋連踢五日那樣痛。但當知道男人都同樣有男人的苦,男人在兩性平等之後地位已經變得愈來愈低下之後,可能妳不會再想做男人。

至於我到底想不想做男人?想。

那我想不想做女人?不想。

原因:我個人本身是一部複雜的pc,我要的是mac。

其實,我覺得男女最大分別係:男人用電器會看說明書,女人用電器會不看說明書,但不懂用。明知自已不會用,都不去看說明書。哈。

16:16 - Friday, May. 2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