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是六月四日,不是beyond黃家駒的死忌。我們有一個錯覺,一定要在某種紀念日才紀念某事。這可能是中國人存在的形式主義使然。六月四日是 我們中國的一個用血,用命寫成的日子。新一代不會再接觸得到當年發生的事,和我同年的人,有的已經不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有的已經和政府的立場同化了。

今 年六四紀念晚會,聽說會有爭取居港權人仕入場搞事,令到六四紀念晚會成為了一個反政府的晚會。參加了多年,今年眼見這樣子的情況,也只好搖頭嘆息。參加六 四晚會的人,就像成了某些人的政治籌碼,令那些小撮人以為有很多人支持。參加,就像被人利用似的。我們應該怎樣?我參加,只想紀念一下這件事,悼念這件事 件的死難者。為何要進化成這樣的政治活動?

Beyond在九二年八月推出的大碟「繼續革命」,裡面有一隻歌名為「長城」。內容講些甚麼你懂不懂?Beyond在八九年推出三隻大碟,但到了九二年他才寫成這隻歌。

前日佛誕假期,看電視某個大show。有三個名為「小室三個小師妹」唱混音版的長城,在跳舞。這正好是這一代人的寫照。到底還有人知道這隻歌講的是甚麼嗎?

曲:黃家駒

詞:劉卓輝

遙遠的東方 遼闊的邊疆
還有遠古的破牆 前世的滄桑
後世的風光 萬里千山牢牢接壤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叫嚷)

迷信的村莊 神秘的中央
還有昨天的戰場 皇帝的新衣
熱血的纓槍 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叫嚷)

矇著耳朵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像呼號的神)
WOO-AH WOO-AH AH AH
矇著眼睛 再見往昔景仰的那樣一道疤痕
WOO-AH WOO-AH AH AH
留在地殼頭上

無冕的身軀 忘我的思想
還有顯赫的破牆 誰也衝不開
誰也拋不低 誰要一生流離浪蕩

圍著老去的國度
圍著事實的真相
圍著浩瀚的歲月
圍著慾望與理想 (叫嚷)

迷信的村莊 神秘的中央
還有昨天的戰場 皇帝的新衣
熱血的纓槍 誰卻甘心流連塞上

矇著耳朵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像呼號的神)
WOO-AH WOO-AH AH AH
矇著眼睛 再見往昔景仰的那樣一道疤痕
WOO-AH WOO-AH AH AH
留在地殼頭上

13:14 - Wednesday, May. 22, 2002

-----------------------------------------------------------------------------------------

...

男人不該讓女人流瓷C

02:06 - Wednesday, May. 22,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