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洗過澡,DV又壞了。我想CRTT的工作要暫時放下。

但我仍要履行CRTT Production的其中一個職責:灌輸對PARA PARA的正確態度。

其實講真,我對於Para Para界存在的一些現像,會覺得好好笑。

有人說Para Para為何在香港怎發展都是一池死水,這個可能和香港的Paralist大部份都過份天真,說得差一點,是過份幼稚才對。

我想我會將這份文件分成數天連載出來,我名為「香港Para Para發展的阻滯因素與現像分析」,長篇議論文。字數超過一千(包括標點符號)。

每天講兩個現像,分開四天連載,總共八個奇怪現像。

第 一個現像,我名為殉道者心態。有些人眼見Para Para已不成潮流,於是覺得現在這個時候仍在玩Para Para的自已頭上出現了一個光環。覺得自已是Para Para的殉道者,我不是一個隨波逐流者。有這一種心態是好的,可惜的是,他們為自已這個行為賦與太多的意義,例如覺得自已跳para para已經為para para做了很多的東西。當然,那些隨波遂流者不值得我們去稱讚,但我覺得就算現時仍跳para para也不值得稱讚。喜歡para para現在仍在跳para para可不是應當去做的嗎﹖為何要為自已賦與過多的意義﹖等人稱讚﹖我才不覺得一個學生眼見其他人不做末牷A他會溫書做末狾茩゛o稱讚。這是他的份內 事,真正值得稱讚的,是成續好的學生。

第二個現像,名為禁歌心態。有些人學了一些歌的舞步,又或者在網上下載了一段para para示範影片,就獨自享用,又或者和別人說是禁歌,不要教人等等。哎!你學了一隻歌,你一個人識跳有個屁用。那和不懂跳有何分別﹖假如我學了一隻歌, 我就視之為禁歌,其他人就不懂了。人人都有一大堆禁歌,那到meeting時就甚麼歌都是禁歌,那跳甚麼﹖

當然,不是說要和任何人share這些檔案又或者影帶,你不想人知也沒有所謂。最好就可以教教人啦。如果不想別人知道你懂,那就不宣揚就是了!請不要教人,之後和別人說那是禁歌。

我可以相信,最終只會傷感情而已。因為最後別人A都是會教別人B,別人B會教別人C。當A知道C都懂,那A就不能Solo了,那就會找B的恢氣。

好了,今日就講到這裡。明天再來!


Coma of Apple

今日花了近兩小時看了Steve Jobs公怖Xserve的簡報會。我發現原來XServe真的很平。不過平又點...

最記得有個台下觀眾問Steve,以前蘋果都出過用Unix Base的Server,如AIX Server等等。但都爛過不堪,那我們為何要信XServe﹖

Steve的表情也很為難。我想他心裡正在想,這個人是不是由德洲來的。問這樣子的問題,即是在落我面。

但Steve向他說,現在的Apple和當時的Apple不一樣的了。他先說那一段時期的Apple是sleep,之後說是Coma(昏迷)。引起台下大笑。

Steve,似乎不太喜歡史考利,確是事實。

總是覺得,Xserve的市場定位,好NeXT。就連個X都似,是NeXT的借Apple還魂之作。

其實大家知不知道,WebObject,本來都是NeXT的。

Apple買NeXT買得好,先有回來的Steve Jobs,後有這些NeXT殘湯剩飯。這一著,實在妙絕!

02:47 - Friday, May. 1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