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妳去買戒指,哈哈。戒指環在的那一隻手指,代表了一些訊息。

當我和妳試過編一首歌的Para Para舞步,下次見到PPP等等的Para Para影帶,千萬不要說貴,由其是一百蚊一餅的港版VCD。

昨晚突然想到編一些香港的舞步,不單單是跳日本泊來的舞步。反正有些來自Super Eurobeat或者Euromach系列的歌曲日本方面都沒有舞步。

編來自已跳都好,當然別人都跳就更好啦。

不 要以為編一套舞是易事,當然,如果不理歌詞,不理難易度,不理整隻舞的感覺以及歌曲的氣氛,胡亂編一隻Para Para舞是很易的,例如我們「偉大」的Para Para Sakura,又或者我在「至Net小人類」中常常見到的小朋友用家燕姐歌曲跳所謂Para Para的天才表演。

有時只是單單想某一Part的某一小節的四拍動作,集合二人力量,都要想半小時。

到最後想出了解決方法,成札蒺死q跳一次,發現原來幾有滿足感,我和妳都擁吻起來。

這是我和妳編的首個Para舞步,日後還陸續有來。我和妳可以成為香港的TMD嗎﹖哈哈!

編完舞,我們到了海旁,擁在一起,傾計傾通宵。

有些東西我們一起時發生了五十至二百次,另有一種東西我發生了廿多三十次。Play with the number!

整晚沒睡,現在很累,我打這篇東西時,妳應在睡覺了吧。好了,到我睡了。

Good night, 老婆~

08:54 - Sunday, Apr. 2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