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在星期六早起,也很久沒有和父母去茗茶。茶局前媽媽問我有關妳的東西,例如妳的住處,妳的工作,拍拖會做甚麼之類。

她其實都覺得我已經Beyond了她能控制的範圍。她都說,我以前拍拖都不是這樣的,今次不同了,她已經不能再管住我了。可能由現在開始要妳來管住我了。我沒有向他說BBP2的東西,我想我現在和她說,她可能會嚇到暈倒。但她竟問我會夠不夠錢用,她說我有一份基金,下年有需要可以拿來用。她的「拿來用」是指下年讀書的費用,我說不用了。看看能不能夠成孕蚑籿rant Loan,如果申請不到就借NLS吧。那份基金,另有用途~

姐姐為我用電刨剪了頭髮,很短。洗完頭,五分鐘就完全乾的那一種。

今日,會溫書。但都要出來見妳,到時候找妳吧。

12:32 - Saturday, Apr. 2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