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業上為我帶來的不快與挫折感就像一隻藏在背脊皮膚上的小蟲子,在不同的時間咬我一口,提醒我牠的存在。背上滿佈了傷口,在流血。

I don't want to grow up...

今 早整天都沒有心機,沒有怎說話。其實我和妳基本上一樣,不說話有人就知我不高興。只是我很少用這種東西來玩。別人問我為何這樣,我又想不出理由。學業上, 每天就像呃grant loan般,到底我學到甚麼?我不是覺得讀得辛苦,只是覺得讀這一科有點難受。我老是說想快點畢業,原因不是想完成這個課程,只是不想再讀這一科充滿人事 問題,而又只能反映我的弱點的科目。

今早的英文課,教見工的技巧。假如僱主問:「三年大學你最大的貢獻是甚麼??」

我想,我只會啞口無言。

縱使英文課很難頂,最少可以讓我有個機會去想一想我自己。


算了。我終於想出我沒心機的理由,就當是男人週期性情緒低落吧,可能是賀爾蒙失調所致。

14:18 - Tuesday, Apr. 1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