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聞組見到一個人,別人穢痩皐漸L,為他取了一個不太好的花名。

他竟然以這個不好的花名為樂...

我知道這是一種爭取別人認同的方法,但這種做法只令我覺得膚淺,對自己沒專嚴,任由別人宰割。

記 得年少時,我的樣子仍未有如現在般成熟,樣子有如一個印巴藉的小朋友。別人為我取了一些我不喜歡的小名如「亞星」,「亞差」之類。有時又在商店被誤認為外 國人,他們用英文和我交談。I Really tire of it...我很怕別人再將我誤認為外國人,所以我更加重視我中國人的身份。別人再認為我的樣子似外國人,我會向他們說我是中國人。有人懂廣東話而向我說中 文,我會直接和他們說我懂中文。

只有傻仔才會以被人誤認為外國人為樂,以被誤認為外國人為樂,我會視之為作為中國人之恥。

所以,現在,已經沒有人會覺得我像外國人。

以別人對笑其為樂,最終,只會一生一世成為別人取笑你的東西。

我也很想和這個人說:無聊!!!

好了。鬧完人,開始溫書。


做乜咁黑呀??

17:04 - Tuesday, Apr. 09,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