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可以是令一個人成為永恆的方法。我相信每個知道自己快會死亡的人,都不想將悲哀帶給身邊的人。

妳Quote出來的一段感人故事,令我想起兩年前的一些事。

我 有一個外祖母,她是一個公認的好人,村中大小事務她都會幫忙。她對於傳統習俗,靈界儀式,又或者農家的傳統以及廚藝都有深厚的認識,也因此村中大小紅白 事,很多人都會要求她幫手。她也知道一些失傳了的知識。我常常在口中講的那些十分順口兩句又好押韻的語句,充滿了一些道理。說真的,多半都是由她口中學回 來。

突然她身患癌症,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三期。(擴散期。)

那時候醫生總會講,她還有幾年命。

但今次不同,醫生說的,不是幾年,而是幾多個月。

但她最終活的時候,超過了一年。

電療沒用了,她直接說,不要再治療好了。多麼的決絕。假如有一天我的情況也是如此的壞,我也想學學她對生命的瀟灑。

直到有一晚,我當時忙於應負高考的某一晚。

醫生說她不行了,叫我們快點到醫院。

我們都到醫院去。

子孫們分別為她喂了點糖水,不是太受得了那個場面。

看著她在大力呼吸,像很無助似的。手駁著的機器,不停將嗎啡(止痛藥)注入她的血管。她不能再掙開眼晴,不能說話。我們握著她的手,她只能用呼吸聲回應。

由於要應付考試,不能夠伴著她走完最後一程。

舅父和舅母通宵守候。到了清晨,機器仍然表示,外祖母現在仍然生存。

可是舅母當天要上班,舅父要駕車送她,本來只是預算離開十分鐘再回來。

但就在這十分鐘,外祖母選擇在這個時候完結她那精彩的生命。

我想到唯一的解釋是,外祖母不想後人看到她死亡的一刻。死亡的一刻總令人神傷。

她的死亡,成為我的一次警醒。既然她選擇死亡方法都可以如此Positive,我們何以要為一些小事而要生要死呢?

我的外祖母,永遠是一個我所專敬的人。

外表的美麗根本不重要,到死亡那一刻之後,一切只會化成細菌的食物,再回饋到大自然。

真正美麗,又真正永恆的是一個人留存在世上的警世意義,又或者留給後人的美好回憶,做人道理。

14:06 - Tuesday, Mar. 12,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