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都工作。工作到很晚。

我Underestimate了我手頭上的工作,原來比我想像中更麻煩。

到一點鐘才成弗N那份paper print出來,也即宣佈我做完了這份末牷C媽媽很喜歡罵我是工作狂,晚晚都不睡覺似的。

當妳看到這份日記,已經是朝早。妳又如常在辦公室工作。我這一刻應該在實驗中睡覺中。九點半做實驗,至下午四五點。

昨晚因為工作忙碌不能找妳,很對不起。我總覺得一日好像缺少了甚麼似的。

I miss you, my love...

01:12 - Monday, Mar. 1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