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行程,先是我們和女友的一Pair與Para界的另一Pair去看電影,Waterboy。其實作為一套娛樂電影,這套電影很正,很多的 gag位。可是沒有令人留下印像的劇情,我看畢的感覺,又是一套煙花電影。這套電影的中心意義,都是典型日本年青清新電影的「有志者事竟成」。在我們複雜 的社會,有志有理想,都未必能夠成央C這套電影在這個香港人信心達到新低點的時刻出現,可能就是提醒香港的這個典型的正面思想。去年有少林足球,今年我們 有waterboy。

之後是到卡拉OK進行了一次K Buffet。這個時間,有另一對「十分出名」的Para界Pair加入。

我覺得如果我在這裡寫這些行街唱K的東西,會被人覺得我很膚淺。但我想發表一下我對Karaoke的意見。

老 實說,我不太常光顧Karaoke。原因﹖我唱歌不好聽(五音不全,聲音太沉,不夠氣),有得唱的歌曲都太新了(我很想找點The Beatles來唱,可是會悶死人。),多數不懂得唱。如果我要唱歌,我會選擇用音響隨便播一首歌,之後大聲唱。沒有人聽到我唱歌,但我的確唱了。很爽, 電台的一部份作用也是如此。

Karaoke不同,唱歌,是你Solo,別人會聽到,很怕。哈哈。可能我只是不喜歡米高峰這個機器。

我喜歡聽歌,但不喜歡唱歌。在Karaoke聽友人唱歌也是一種樂趣。我就是這樣奇怪。

可能我太生就是要食聽音樂寫字這一行的飯。玩音樂也不會玩一些有人唱的歌。有人說,唱Karaoke是後現代主義的表像之一,我可不太明白。

女友唱歌真的很好聽!這是我首次和妳到Karaoke。

很喜歡妳摟著我的感覺,很幸福。靜靜地挨著妳,環境到底是怎樣也變得不重要。

感到那一刻的寧靜,與及妳的溫柔。

K後,一行六人到了文化中心那裡跳Para...

三Pair人。

平時會有四Pair人,今次其中一Pair沒空到場。

跳到三點。我覺得我點似邊青(邊緣青年),哈哈。

三點鐘,和妳由尖沙咀步行了一小時,送妳回家。

能夠送妳回家,是我的榮幸,又有何辛苦呢﹖妳是我的娘子啊。珍惜和妳走過的每段路。

原諒我當時真的有點累,又變得比較沉默。拖著妳,一起在沒有人的街道上行走,即使不說話,寧靜的感覺也令人醉心。分別不應該感到悲哀,因為分別表示我們快會再次相聚在一起。人生的希望就是如此。

四點鐘,旺角街頭。

跳上那一架回到元朗小巴,上車的一刻覺得我覺得會在五點半又或者六點才能回到元朗。我低估了它的能力!

估不到是一隻狼!小巴司機忘命飛車!一小時就回到元朗。十六元的車資,除了換來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空閒時間之外,更換來了飛車的快感。令人不想在車子上睡覺。

16:57 - Sunday, Mar. 1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