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的下午,很睏,於是在課堂中睡著了。

在睡夢中聽到前排的女同學說我的書包很污糟。

之後友人叫我洗洗個書包吽A我說沒有空。

其實講真,我個書包都同我闖江湖一年,我又專去一些不整潔的地方。例如到遊戲機中心,我只會隨便將它放在地上一角。不污糟才怪。

昨晚問女友,覺不覺得我不修邊幅﹖

其實我覺得我自已真的十分之很不修邊幅。

她也覺得我有點不修邊幅。

於是我整個下午開始了我的大清洗活動。

頭一個活動是洗書包。

將書包浸在一盤溫水和清潔劑當中,浸一小時。之後用鮑魚刷走書包上的污垢。

再將整個書包放進洗衣機中洗濯。

成個書包就像新的一樣。或者,沒有誇張的說法是九成新。

在呆呆地刷書包的期間,想了很多的事。

這是一種腦的Training。

想到十年前的事。那是我小學時期的事。

當時我每個星期都會這樣:將上學穿的那一千零一雙白鞋浸在一盤溫水和清潔劑當中,浸一小時。之後用鮑魚刷走白鞋上的污垢。

再將白鞋放進洗衣機中洗濯…

每個星期都是如此,但當時很享受一週一次的洗鞋樂。星期一穿著白雪雪的白飯魚上學。嘩!幾威!

十年前,我仍是一個死靚仔,無人識,只在後巷刷白飯魚。

現在我是一個大學生,接近一事無成。

十年前還是現在好﹖

十年前甚麼都不用煩,每個星期可以撥一個小時去刷白飯魚。

現在太多事要煩,學業事業愛情朋友金錢甚麼甚麼。

十年前穿白雪雪的白飯魚覺得自已好威。

現在背著一個污糟書包都覺得沒有所謂。

人大了,責任多了。不是單單做一個會自己刷白鞋的小朋友便可以。

我覺得我真的開始世故起來。

努力加班吧。今晚電台online時見。

18:15 - Wednesday, Mar. 0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