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有個計劃:「想自資出版一張自己的唱片。」

講真,我手頭上有我開始搞音樂以來,有近二百隻作品存貨。

選出十多隻,出一隻碟,印二百隻,千零元有埋packaging。賣三十蚊,都應有人買了吧?

之前我的朋友加半個老闆Captain Primaz也建議我應出一隻碟。

但這不是一件易事。出碟不難,只要有歌有錢有時間便可。但最煩的反而是發行,去貨。我幫過人出碟,發現通常食水最深就是發行商。他們很喜歡獅子開大口。這也是非主流唱片,就算不想賺錢,都要賣得貴的原因。

除非自己做埋發行,要人去你個網頁訂。但這又會好辛苦。

其 實想到最尾,反正賣三十蚊,賣得完我也沒有錢賺,不如印完之後送給一些真的想了解一下我的音樂的人算了。其實我有一個夢想,很簡單,就是見到我的音樂在 「音樂殖民地」有人為它寫樂評。但這是很難的,就算你出了碟,他們也未必寫。聽說主篇袁志聰為銳舞派對寫一篇宣傳性的文章索價一元一個字。貴不貴?不知 道。

這是很難達到的夢想。

那我決定印二百隻免費的唱片,送到國際不同的唱片公司,以及本地的音樂雜誌,之後放一些在相熟的店舖免費派發。之後再將有餘的送給朋友留念。

這個計劃真的成事的話,價錢應該一千樓下。玩得過喎!

記 得以前推出「黑暗時代」合輯時,有一隻我的歌曲收錄在裡面。唱片公司方面送了十隻給我。但當時我拿著這十隻碟,都不知送給誰好。身邊的人無人聽death metal。最終只送給朋友,朋友個聽完都覺得恐怖不知所謂悶噪重覆又重覆。之後都不再想送這張唱片給別人。辛辛苦苦才將那十張唱片全數送出。真弊。

有時最驚一件事:「免費都無人想試。」

這是作為一個文代工作者的最大侮辱,文化大賤賣,賤賣到免費,都沒有人想要。

讓我有時間真的想想這個問題。

-----------------------------------

「上篇」

星期六在屯門有個特別的叭拿聚會。女友有乘車恐懼症,由尖沙咀到屯門,先要乘地鐵到美孚之後再乘巴士到步。幸好沒有不良的反應。回程時,她可以忍受到由屯門到長沙灣的四十五分鐘車程。我想我和她一起乘車,真的可以改善一下她的乘車恐懼症。

到 達長沙灣,和女友及友人兩名在台上表演跳Para Para,我也覺得是一個小Performance吧。之後由會長主領教公眾跳para para,教的歌曲叫Ale Japan,台下很多人都很開心地學。又證明了公眾其實仍對這種東西有興趣的。我自己覺得能夠為香港para para發展盡點綿力,感覺真好。

事後大夥兒去了食日本菜,之後亞sir請食糖水,哈哈。

星期六晚整晚無睡,因為要趕末牷C 本來計劃星期日早晨睡一會兒,再去下午的叭拿派對。當天我第一次負責為叭拿派對打碟,但臨想睡覺前check check那個火線盒,換了另一個硬盤後竟然認不到。超驚!最後臨急臨忙經network將那音音樂檔案儲到打碟的powerbook碟碟中。搞完一大 輪,我的睡眠時間就不見了。

出到來,原來用筆記本電腦打碟有很多technical consideration,因為電的問題,好怕不能成孕景苤C幸好,最後都成孕景苤A只是在開頭的時間Hang了一次機。勁樣衰。

播了很多被我混音了的Eurobeat舊歌。大家一齊甩真好玩。

12:35 - Monday, Mar. 0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