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點睡啦,明早六七點起身。

再做過。還有很多時間。現在只欠抄寫一些字,搬字過紙。

明天的死線是「下晝五點」。

但我現在只想睡,很久沒睡。

個身又好臭,洗個澡。身體積聚大量垃圾。

我那雙大眼,完全打不開。

整個下午和妳渡過,晚上和妳一起。

但現在我要睡了。

星期五,我們又可以見面,拍拍拖,行行街。

到時過了Midterm。

下星期,再要涯過。涯,就是為了涯過這個星期,又可以和妳在一起。

愛要我們在一起...

22:29 - Sunday, Mar. 0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