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完魚塘做工作,個身好臭,一大陣泥土加埋腐爛食物的氣味。星期三星期六日是我打理魚塘業務的日子。我其實幾享受這種為了魚塘忙一個朝早的感覺,總比埋首於教科書本有趣得多。假如我真的向科技發展,我想我只會有興趣於農業科技。

本來我現在應去洗澡,但我想在這裡說說兩個現代人常犯的謬誤∕錯誤。

第一個是對號入座。

例如我同我老豆說:「香港是一個不好的地方。」

但突然之間,在香港賣魚的人和我說:「你話我香港養的魚不好是不是﹖」

我答,我只是說香港這個地方不好,沒有說你的魚不好。

那他說:「那請你不要提出香港這兩個字,我會認為你話我們香港的魚不好。」

但我由頭都尾都無講過個魚字。

為何一個人會對號入座呢﹖簡單而言,是一種弱者的邏輯。自已做出來的事根本是差,終日怕別人話你做事差。只要別人說出類似的說話,又以為別人打壓你,發爛。怎料這種發爛,只會暴露你弱者的本性。

強者思考細密,好明白一種概念叫做「蘊含」。例如香港的魚是香港的一個Subset...話香港不好,不代表話香港的魚這個Subset不好。

第二個是非黑即白的謬誤。

我向李嘉欣說:「余慕蓮好靚。」是不是代表我一定指李嘉欣不美麗﹖

舉另一個例,我向社工說:「醫生的工作很有意義」那我是不是指社工的工作沒有意義﹖

非黑,即白。

為何又會有這種非黑即白的謬誤出現﹖又是弱者的根性使然。假如時常都怕別人話你不好,當我話別人好的時候,自悲和妒忌的心態同時彈了出來,認為別人的說話在「暗串」你。又發爛。都是那一句,這樣發爛,只是暴露了弱者的本性。

強者思考細密,好明白一種概念叫做比較式。假如我向李嘉欣說:「余慕蓮比妳靚」,這可能會引起問題。但假如有如李嘉欣這種充滿自信和容人之量的人,聽到「余慕蓮好靚。」這一句說話,不會有任何過敏的反應。

身真的好臭,去沖個涼先。

14:08 - Wednesday, Feb. 2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