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好鐘意「無啦啦整達啦」(我不懂得中文怎樣寫,大家應該明我想寫甚麼。)。

例如我同我的朋友討論某事的對錯,只是圍內的討論,有個第三者聽到,將這件圍內的事公開了,令更多無關痛癢的無謂人加入了討論。我們稱之為「搞事」。

另一種係,例如我同我老豆飲荼的時候和他說董特首不好,個人意見。卻要將「董特首不好」這句話過份地政治化,由其是當我和我老豆的對話錄下來,在電視播放之後,我可能會被扣上很多帽子,簡單的是「我歧視董特首」,嚴重的是「反中亂港親英大家族」。

你有你繼續學一些沒有人識跳的Para Para來Solo吧。我們只是想了解,又或者試圖想改善一下香港的Para Para風氣而已。你不想討論,行開啦。

有東西看不過眼,我會題出來。有東西要改的,就是要去改。堅持自己的錯誤不但是一種迂腐,更加是引致更大致命性錯誤的引子。

哎。 算了,這些人就是這樣,不思進取。別人的意見聽不入耳,最終都只是自取滅亡。早有前車可鑑,有幾多個Para Para團體能夠存活至今?好好想想為何去年有近十個團體,為何現在只得兩三個存活下來。存活下來的,到底應否保持那種自己有自己Solo的態度。這個因 素直接影響我對這個團體的形象。那些只播一些只有兩三個人識跳的歌的團體,請我也是不會去的!


我想我今天有點時間寫寫星期日的事。我想我可以用半小時時間打完。

<上篇>

星期日是去了HKPPDA的Meeting...

大家也因此知道我和她開始了...

這天發生了很多的事。先有某個團體的人仕,做出一些直接影響其他街坊對Paralist的印象的事情。不知所謂。

不想再談這些人,只會浪費我寶貴的時間。

之後我參與了一次公眾的教學活動,我第一次在公眾前跳舞。很榮幸,但很驚,示範時都有時甩Beat...但總算為香港的PARA PARA發展盡了點綿力。

教 的歌是Ayumi的depend on you,是我一隻十分喜歡的歌。但那天教的B MELO和我學的有點不同(我學的是PPP J Euro的版本)。其實台下有些小朋友和大朋友都學得十分開心,證明大眾仍對這種玩意有興趣。但可惜的是,大會竟要求腰斬那次教學,迫我們要快快教完,在 未教完SABI已經要我們播音樂跳一次。這種人,根本不是以觀眾的角度出發,那搞一些公眾Function來把鬼!

大家最終都學不到Sabi...多得那可惡的大會。

我想我們應多點搞公眾教學,教一些簡單的曲子,大家都很有興趣的。

最少令公眾不要一想到para就是沙姑娜。

今個星期日,在新界區會有兩次公眾教學,詳情留意我在電台的公佈吧。

公眾教學完了,回到大家齊齊跳的時間。竟有一隊來自星加玻的電視台來採訪。更時常將攝影機轉過來我們所處的位置。我想我們可能會在星加玻的電視出現。


下篇就留在放學後打吧。

寫寫今天的事吧。

吃過了午飯,今日飯堂竟有日式定食吃,但不太好吃。

飯前完成了那份組員不太合作的Presentation。幸好,出來的效果幾好。教授說我將一些悶的題材,變得很有趣。哈哈!其實這是我的強項。

之後進行了一次英文測驗,沒有溫書,直接來。

昨晚我的姐姐在傾電話,家中的電話為了慳那廿元費用連Call waiting都取消了...

真的很遜。

14:31 - Tuesday, Feb. 2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