叻,人人都想人話叻,因為叻的人即是別人認同你比其他人能趕。別人認同你所做的事比別人好。

叻是別人話你叻,而不是自己話自己叻,即是「認叻」。自己認自己好叻的人,我覺得這些人是叻過了頭。總的來說,即是你根本不叻。

何謂真正的叻?最少是別人認為你叻,而不是自我吹噓自己很叻。

例如我同人講我一日食一懦�,我好叻。

別人只會覺得你變態,更加覺得你連這種東西都用來認叻,你叻極有限數。

這一期寫少了有關我們的社會的東西,因為我現在有點興趣探討一下人做某一件的motivation是甚麼。

了解一個人的motivation,之後了解一個群體的事情。這是典型的柏拉圖式的解決問題方法。希望我沒有將柏拉圖式和亞里士多德式混淆了。

<下篇>

完了這次活動後,一大班人去了打機,之後食飯。飯局中討論了很多有關香港趴拿發展的事務。可能因為飯局中有叭拿會會長在場的關係。會長說未來可能會用上我混音的歐式舞曲來供大家跳,增加新鮮感。又或者要我幫手打碟。

講真,其實我恨了很久。哈哈。

也在飯局中探討了某些paralist的自私行為(我真的要用上了「自私」這兩個比較強烈的字眼。),假如當晚的討論被第三者錄了下來,又可能會被某些人拿來大做文章,引起更大的紛爭。正如新聞組的某位朋友說,這些人永遠長不大。

當晚吃的是巴西燒烤。她吃了一件比較生的肉,那一啖血影響了她兩日的胃口。

講真,我都幾受不了那一塊很生的肉,由其是當我感覺到血的味道之後。看血嗅血我沒有問題,但飲血真的不太能受得到。但我的反應沒有她那樣強烈。只是覺得,要飲點水來沖沖口中的血味。

飯 局當中有一隊二人的LIVE BAND在玩一些很Flemengo的東西。縱使他們二人玩的都是Hotel California,但曲子在他們手上,由Country變成了Flemengo,真有趣。在一般情況下,沒有人喜歡大合唱的Country,但大合唱 的Flemengo,很開心。食客,如我,又或者她,也和那二人樂隊大合唱。

飯局後回家各自散。就是這樣簡單。

我要回家了。希望這些文字可以為妳消磨一下加班的悶悶,又可以為大家帶來一點...警世的意義。我沒有能力改變世界,但我有能力提出慢慢改變世界的方法。

17:36 - Tuesday, Feb. 2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