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測驗問了一個沒有確實答案的問題。

假如你係一隻細菌,你會選用甚麼方便進入人體,而又能避過人身體的防衛機制呢?他寫明,不準寫「食物,輸血,耳鼻喉,眼」。

好難,由其是沒有太多時間給我思考。

最後竟然想出三個十分不文又好像很正確的答案,但我想這三個答案會比人鬧。

不過對付freak的方法就是用freak的辦事方式。

總括來說,做得不錯。合格不是難事。

做完了那些拿著針筒滴滴滴的實驗(令我想起街機拍拍機其中一個迷你遊戲,在按筆芯。),仍未可以歸家,要留在學校和組員討論明天的簡報,很要命。

17:47 - Monday, Feb. 25,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