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爬起來知道我愛著她,感覺真好。

臨出門口時看到一篇很特別的報導,是明報的,都有兩個星期前的了。

香港的小巴在阿富汗出現。

香港人好特別,時常都怪世界不好,時常話自已窮。香港的小巴,在香港已經駛得爛爛的了,賣到阿富汗,仍然服務當地受戰火煎熬的人民。

我在想,我們為何要話自已窮呢?窮,是不是因為我們不懂得去珍惜,輕易讓一些東西流失,又或者不懂找緊眼前的東西呢?

舊的小巴仍在阿富汗穿梭,由服務一個高度現代化但人們心靈空虛的城市,到一個被因為戰爭而破爛不堪的城市服務。不知道小巴先生會比較喜歡那一個城市呢?

好了,又出發去上學去了。現在發覺,原來上學都好開心。因為,我不是一個窮人。

11:51 - Saturday, Feb. 1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