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人生中出現了很多令我們肅然起敬的人物。我們稱之為偶像。

城市大學做的調查,年青人的偶像都是明星。

有些衛道之士乘機罵罵香港年青人,更用大陸的Result和香港比較。大陸學生的偶像,是一些如比爾趙跔A毛澤東等等人物。

我不是指明星不可能成為年青人的偶像,又或者不應該喜歡明星。

我 心目中都有一些喜歡的明星,例如:美琪賴恩,湯漢斯,舊一點會喜歡尊榮,占士甸,羅拔米湛。中港台名星,會喜歡廖啟智(你的反應可能係「電鋸,你無野 呀?」但係坒u係識做戲喎。),台灣的閃靈樂隊的各成員以及中國大陸的丁薇(大陸女版Tricky加Alanis Morrisette混合體。)等等。如果講到外國音樂人,更加數之不盡。不過我最喜歡的是Aphex Twin。

但在我心目中,真正的偶像中的偶像只有兩個:Steve Jobs和張亞東。

Steve Jobs,令蘋果電腦再次成為家傳戶曉名字的人,也是彼思動畫的CEO。昨天,和她行書店,見到他做封面,介紹新的iMac的那一期Time Magazine,買了。裡面講了蘋果電腦所面對的問題,以及新iMac是如何設計出來。另外也有一條Steve Jobs的Timeline。其實在那本Inside Story of Apple中已經看過,但試想像一本雜誌,而不是一本專書,會如此介紹Steve的起跌,很威。假如有一天我可以在Time封面上出現,就算係好似大眼仔 米高那樣被個條碼輓菑F個頭,都覺得自已威到震。

拍拍...再次多謝你拍醒我。

張亞東,瘦人樂 隊的主腦。老實說瘦人的Nu Metal風格我不太喜歡。但當張亞東在瘦人以外的工作,卻令人嘖嘖稱奇。好難想像一個玩Metal的人,個人玩音樂時是玩慢版的電子音樂。那種閒暇,又 帶點病態的Trip Hop/Drum n bass肌理,又充滿了打真軍的String和合唱團的音源,就像在一個空洞的世界當中。王菲寓言大碟是一隻好怪的大碟,我總會當成兩隻EP來聽。頭幾首 歌就是由張亞東主理編曲。反而這幾隻不商業化的冷感電音作品,比那些在碟尾的香港式商業作品更令人攝服。王菲自已所作的旋律,主唱,以及林夕那充滿 Metaphrase的歌詞,也是令這隻大碟成為眾王菲大碟中最出色的一張。音樂殖民地是一本本地比較多另類樂迷看的雜誌,不會介紹任何Pop Star,但王菲這一隻碟也成了當年讀者最佳大碟的第七位。

除了王菲之外,黃貫中也是張亞東的合作對象。一個以Art Rock出身的人,加上一個玩Nu Metal的人,出來的結果竟是一些Ambient Soundscape。聽得十分閒散,就像漫步於野生動物園般。

我希望我的偶像不會成為公眾的嘲笑的對象。始終,「偶像」兩字沒有清楚的定義。聽說中文大學做了和城大性質上一樣的調查,但他們將問題由「你的偶像是誰?」改為「對你影響最深遠的人是誰?」第一二三位不再是明星,分別是母親父親和耶穌。

我總是喜歡留意這一方面的新聞,真係無聊。

年初四上學,更要天地堂。天和地之間的兩堂有成四個小時空閒時間,不太想出去打機,昨天似乎打得太多。在圖書館打了這一篇文,之後想找套電影來看。也想看看一些病理的書。很想從書中找出一個方法去幫助一位怕乘車的人...

真的是幽閉空間恐懼症?

12:30 - Friday, Feb. 15,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