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一個好類似的病例,是在中國大陸的。但那份病歷也是長,我未必看得明。

其實生理上應該每個人都可乘受乘車的痛苦。當然,我指一般性的乘車,不是一連坐十日車不下來那一種,我想我也會怕。

根據條件反射學說,某一次的恐怖刺激(例如暈車浪或者車禍)和無關的刺激(例如乘車的感覺)同時作用於大腦皮層的同一區域,兩者作為一種混合刺激物形式成為條件反射。所以當遇到這種情況,即使只是無關刺激,也能引起強烈反應。屬於過敏症的一種,而非我之前估計的適應不良。

假如因此而不想乘車,這是心理學上的倒退現像。

書本建議的改善方法,是行為療法(成必v百分之九十)。旨在增加心理的承受能力。

希望我能夠為一個人克服這個問題。

借了這本書,回家慢慢研究。好了,可以打道回府了。

18:42 - Friday, Feb. 15,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