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緊張!

我好奇怪。

當我緊張時,會不知說甚麼好。但有一件事我很自信,就是我是一個好的聆聽者。很多人喜歡找我傾計,我也因此學識很多東西。

「有屈氣呀,找我啦!暗戀人呀,找我啦。咩咩咩呀,找我啦。」

我好似一個社工。

好多人覺得我好悶,但了解我的人會覺得我很有趣。

但有沒有人會想聽我說話,亦即做我的聆聽者。我喜歡說話,表達我自已。可能是音樂人的關係,聽說The Pancakes也很喜歡被人訪問的。和人胡扯,吹水。

但沒有人肯做我的聆聽者。

我只好在這裡大嗌!妳會聽到嗎?

書寫對我來說,很重要,書寫反映我在想的東西。

我很想要一個聆聽者...又或者成為妳的聆聽者。

我很想...

有本錢去玩這個Game,當然要輸得起。

輸了,可不可以就咁算?

輸了做得返朋友嗎?

為何我會開始覺得我會輸?

本來我感到我會成左滿C

All the things, all the games, depend on you!

Pls, gimme a chance...

Just a chance... Give yourself a chance as well.

You are definitely not alone.

Yeah! You are not alone.

不要走開。不要走開先。可否聽埋落去?

我何嘗唔係一個核突仔,由細到大比人話樣衰。一些以貌取人的人不喜歡和我做朋友。大個之後塊面仲要搞成咁,其實慢慢地康復中。But so what?也不會因為咁而覺得自已低人一等。點解?因為我相信世上有真理,有人會真的嘗識我。

咩叫「妳咁身世」?發癲啦。個個人都係一個人。點解要因為別人無理的批評而覺得自已沒可能?

如果妳係「咁身世」,我都係「咁身世」喎。

同一個世界喎。

有人說每個人都不同,有人又說每個人都一樣。

假如人人都不同的話,每兩個人一起都是「夾硬來」。

只要一起的時候,覺得開心,覺得舒服,Who care?

我也覺得我在這裡這樣子回應妳很唐突,也很怕。但這是我唯一可做的。

也釦畯怍憐鼓獄{識還淺。

不知道妳能否在我這個星期我的日記中感覺得到與否,我喜歡妳。真的!我喜歡妳!

我不想情人節去做一些沒有人聽的節目,妳做我唯一聽眾。本來我的計劃是在節目後和妳說的,但我看到妳的日記後,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本來想親口和妳說的,但我怕我說不出口。假如妳想的話,我可以親口再說一次。沒問題。

沒有妳對我的支持,我怎會有心搞好電台呀?

我都無想過有我整到條頸果時有人會想送田七比我食既。

妳話,沒有女仔唔想被人關心, 痛錫。沒有理由妳不停地支持我,又無人支持返妳。

我很樂意Take this role...

我知道妳可能係因為當我係妳的朋友,才會這樣對我。

但我真的好感動。

機會是不等人的。我發現我幾日前已經Miss了一個和妳說的機會。昨日可能又Miss了一個。但我不能再Miss了,我要自行爭取。

「You are not alone...Just gimme a chance...pls, give the lonly souls a chance.」

無論妳的決定如何,又或者妳覺得我好幼稚都好,可不可以找找我?

又或者我可不可以找找妳?


大眾的人都看到。可否作個見證。

我成奶F大家都知,我失敗了大家都瘀我。我可能會好慘。

又或者我失敗後,日後我和妳仍有見面的機會,到時面左左,又係另一種慘。

我其實都放了很多的籌碼。我輸了會很慘。很慘。但我都要爭取那唯一勝利的機會。

假如我失敗了,請大大留留手,比比面我,唔好打面。唔該!

00:01 - Thursday, Feb. 1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