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feel not quite myself when I write in ENGLISH...

I feel quite myself when I write in Applescript...

我今日竟然逃學,整天的逃學,不是故意不上一兩堂,而是整天都不上課。

昨 晚趕好一些昨晚係死線的圖像,之後又要寫三四篇又中又英的樂評,再要為份子生物科寫一個網頁,做完時間已經五點幾。睡了兩個小時又要上學,好「囉命」。我 醒來了,可是坐了一會之後,又想睡。因為我已經連續數晚沒有怎睡。廣東古語有云:「一日無得宿,十日都補唔足。」意即如果一整天完全沒有睡覺,就算讓你十 天時間睡,你也一樣會覺得很累。原因?這可不是迷信,有科學根據的。與生理時鐘有關,而生理時鐘又與我們腦中的松果體有關。很記得,笛卡兒是一個典型的折 衷,他試圖混合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他認為人的靈魂正正就是藏於人腦的松果體。也部A他說得沒錯呢。

大昏迷過後,突然想到我正在寫的Applescript程式應該怎樣寫下去。

於是寫呀寫,本來想一點半鐘離家出發上學,去上三鐘半的課堂。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算了吧,就當是我讀大學兩年來的一天積假吧。反正這一期都覺得很辛苦,再加上頸傷的煎熬,就請一天後休息一下。懶人,總要為自已找一個藉口。

13:48 - Friday, Feb. 08,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