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今日做過甚麼自已都不知道。不知怎的,有一個感覺不想在這 裡寫太多的話。每個人都會用方法去麻醉自已。特首話我們經濟一定會向好,叫我地無工做就去創業,都是一種自我麻醉。自我麻醉不好嗎?當然,如特首這種位高 權重的人,假如他只在自我麻醉,一髮動全身,會影響到很多的人。我是誰?不提也罷,我只是一個極小極小的小角色。我只是一個不知所謂的人,有個名叫「大學 生」但思想連小學生都不如。

懂得自已甚麼料子有時是好事,反而過度自我澎脹,到頭來只會看不到自已的弱點。

世界上那有這麼多英雄呀?我只是一介草夫。

放學後,腦子一片空白。一直空白下去。

一連串的空白,空白,空白。

這個日記還有甚麼東西好看?無野睇。

連 續一天的實驗,做的是改變某種病毒的DNA,將一些ATCG插進去。好像很高深的東西,到頭來做DNA知道我在做甚麼,但我卻不知道那條DNA在做甚麼。 高階的東西,在一般人眼中,只會是一連串的「不明所以」。玩PC的不知甚麼叫Appletalk Network,也因此會覺得這種協定差,又或者將他捧上天。因為他們根本未試過去用,故此亂估。又或者,我是男人,女人未必明白深夜睇波是男人的浪漫。

我的說法錯的。因為我是男人,但我卻不喜歡看足球。摔角又如何呢?我愛看。很假。身旁的人卻說那些東西有夠白痴。

每個人都想做強者,但要做強者不是得把口,實力才是最緊要。我到頭來都是得個殼。你睇你似咩樣?

男 人,甚至女人,煩的都只有兩種問題:錢銀和女人。說真的,我兩者都沒有太大的問題。錢銀,夠用。女人,我覺得終有一天有人會賞識我,施捨一個機會給我。 嘩!很好的自我麻醉,靈丹妙藥。我好煩嗎?日頭晚做到而家輕鬆下。跳跳Para Para更好。星期日上環又有得跳,你會去嗎?Of Course你不會想去,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我覺得我開始有點無厘頭。不想說太多的話,不想浪費大家寶貴的時間。

21:53 - Monday, Feb. 0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