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看到Eddie兄在他的日記中講「二七主義」。我當時的回應是一笑置之。

今天再想,其實香港陰盛陽衰,男的應該不愁找對像。

奇怪的是,仍有很多男人要找對像都難,很多男人都要孤獨終身,睇怕我都會加入這個孤獨終身俱樂部。

這不是一個Supply and demend的問題。Supply多了,不代表可以解決Demend。

這是一種甚麼樣的經濟學呢?

每個人口中都話愛一些好人,但做好人的是否真的多人愛?

感覺上好人一定無好報,女人都會如此選。你的好處,別人當成壞處。真的壞處,會看不見。戀愛在女人腦中只是局部地麻木,男人卻用兩種:完全麻木和不麻木。

「男不壞,女不愛」,甚個台灣作家說的。

再一次說明這不是一種經濟學,因為有理性的消費者,如果兩件貨物的價錢一樣,一定會選質素較高的一件。

但其實這個經濟問題很複雜:因為人這個東西,無論男女,在這個情況之下,是集合了「貨品,消費者及生產者」的角色。我想不到還有那一種情況會是如此。

21:32 - Sunday, Feb. 0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