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課名為Immunobiology,由一個很好的教授執教。

他是一個Vet,也是一個免疫力失調疾病的研究員。

他有一個病人,是一個老猶太女人,他在二戰時曾被德軍關在集中營。受盡折磨。每次一聽到德軍操兵的聲音,就代表有人會被殺死。

戰後,這個女人沒有被殺,但卻因為長期的精神折磨而患上精神病。晚上時常會聽到德軍操兵的聲音,她怕會被殺,精神失常。令她在戰後仍受折磨。醫生開了一種精神病藥給她。怎料藥的負作用令她患上了一種免疫力失調病。

可能我們在想戰爭的後遺症只是來來去去的那幾種,但有時真的會超乎你的想像。

我不是想寫一篇反戰文章,請放心。

戰 爭對人類帶來的災害可以是很物理性的,例如民用設拖會被破壞,人命的傷亡,經濟的打擊等等。但戰爭對人心的影響可能更大。對於美國人,甚至是全世界的人來 說,由其是我們上一代,即被稱為B Generation的那一代,以及我們這一代,也即X Generation,越戰對他們意識上的影響遠比二次大戰深遠。因為二戰發生之時,我們的通訊仍然落後,當時的媒體技術不好,只有報紙和收音機。再加上 當時太多國家涉及在內,各國人民都要忙於逃避戰爭,又或者入侵別人的國家。但越戰可不同了,經濟經開始起飛,電視開始普及化,再加上涉及在內的國家基本上 只有美國,法國,越南和中共等國,對於歐美來說,戰場只是局限於亞洲的一小片地方,其他國家的人民只是坐在電視前看戰爭的新聞片。大眾在越戰時才真正感受 得到真正戰爭的戰慄,恐怖。

那些血淋淋的畫面,每天都送到大家家中的公仔箱中。世界的觀眾接受血腥的程度因此而大大增加。當時最流行的電影 類型是所謂的「意大利麵西部片」(Spagetti Western),這些在意大利拍攝的西部片(電影知識小講座:早期的西部片在美國中部拍攝的,但後期改在意大利拍攝。因為當時對西部片的需求很高,但美 國中部的日照時間短,拍攝西部片又總要在日間大太陽時拍攝,令拍攝時間相對增加,這樣根本不賺錢。於是有片商想到在日照時間很長的意大利拍攝西部片。也在 這個時候,西部片不一定是由美國人執導。例如最出名的西部片如「獨行俠系列」和「神槍手與智多星」都是由意大利人執導的,可能因為這個原因,西部片的英雄 主義和大美國主義也被淡化了,有時甚至有點笑料,在一套忘記了片名的西部片中,有牛仔拿出火神式機關槍來Show Down。有這樣的轉變,因為普遍的歐洲導演都比較世故。),以暴力血腥為賣點,在電影中美國牛仔不一定是英雄。

其中一套我最喜歡的西部片 「天堂之門」(The Heaven's Gate, 1981)就是晚期意大利麵西部片的一套經典。片中以貴族影射美國政府在戰爭中殘暴對待越南軍民的事實,在最終的大槍戰中,槍林彈雨之下,人被殺死的情況 被大特寫。故事也指出知識份子在那個年代的腐化!當時這套電影用了很多的預算去拍,但可惜的是,電影反映的事實關乎於美國國家本身,而且太過於真實,票房 欠佳收場。投資拍攝的電影公司美高梅(Metromeyers)也因此而倒閉。幸好,在越戰的陰影淡化後,美國人翻看這套電影,才發現這是一套絕佳的電 影。

越戰令我們對暴力的畫面,音像的警覺性大大降低了。故此美國的新一代名為N Generation的一代,最喜歡的遊戰是魔宮帝國(Mortal Combact)。有時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都會訴諸於暴力。我們暴力性的根性被越戰挑起了,故美國的社會常有校園槍擊事件;我們土產的黑社會解決問題的方 法是「劈友」,就算小朋友拿著的比卡超,數碼暴龍玩具,也是對戰的遊戲。

戰爭與媒體長期對人類的心的影響如上。我想說的是短期的。

戰 爭後,人心濃罩著一層戰爭的驚慄感。我們的人生會在戰爭的一段期間變得很保守。也因此,我們的思想會被一股不明的悲觀感所包著,令我們做事的方針變得不理 性,有時甚至會變得自毀性。所以,有研究指出,戰爭期間,自殺率不高,因為戰爭時期大家都會變得十分熱血。反而戰爭後的自殺率會升得很快,可能人的精神不 再有寄扥,令人的情緒低落,反而開始憂慮戰爭帶來禍害。(信我,人是一種競爭性很高的動物,在潛意識當中,人是不會反戰的!人是喜歡戰爭的,這也是衛道之 士提出反戰言論時被人攻擊的原因。你看,攻擊「參與戰爭的人」是反戰,這不都是一種戰爭嗎?)我暫稱這種現像為:「後戰爭症候群」。我看過這兩天在世界市 場發生的事,我發現這個現像。阿富汗戰爭進入尾聲,美國發表了九一一後的正式美國經濟增長數據,第四季的經濟增長竟有百分之一的增長,比市場預期的負百分 之二好,而且好很多。因為正負數是一個心理關口,正數也代表美國的經濟在九一一,甚至是Enron和K Mart事件之後開始復甦過來,買氣開始回升。可是,看看我們香港的市場,政府常常說我們的經濟復甦步伐和美國同步,但現在美國發出經濟向好的消息,我們 的股市卻大跌。為何呢?熱資金因為「後戰爭症候群」變得十分審慎,而一般的小股民也不敢入市,又或者根本沒有錢入市。我很欣賞美國人的一種精神,很好的, 各國的人民都應學學。這是一種名為「愛國消費」的文化。九一一後,為何美國的經濟向好?除了聯儲局不停的減息刺激消費之外,也因為傳媒以及市民商舖本身, 推動一種名為愛國消費的東西。視在國內消費為一種愛國的表演,是真真正正自身救市的方法。姑勿論這種手法有沒有自利的因素在內,但總的來說,美國整體的買 氣上升了,資金會在市場上流通。

我們香港人,台灣人,都是中國人,到底我們有沒有愛過我們的國家?我們不愛我們的國家,但最少都要愛我們國家本身的經濟!請清醒,這處國家一字的意義是:香港和台灣這兩個地區,不包括中國內地,你說我在香港的台獨港獨份子,隨你的便!但兩岸分治是事實。

假 如我們愛我們的經濟,我們應該效法美國的愛國消費概念,鼓勵港內消費,視之為愛國,救經濟的方法。你知道香港每天有幾多資金流進中國大陸?我知道一般群眾 未必能夠負擔得起在香港消費太多,但大家盡力。真正有能力帶動香港消費的,以及推進香港經濟向前的,是那些富商,以及那些有錢的企業。但可惜的是他們有錢 都不會再花在香港,他們將錢花在中國大西北,以及將錢花在澳門賭牌(資金外流,不再有新的商業建設,這也是引致香港的結構性失業的原因之一)。有能力的港 人要上大陸找工作,真的支付得起的人卻故意貪平在深圳消費,最終香港的景氣只會更差。我不是不認同中國好香港更好這回事,這是長遠的事,認為這就可以解決 現時香港的問題,這是香港政府遠水救近火的不切實際心態!只是香港現在缺乏的就是短期的資金,假如我們現在就將錢放在中國,而不理香港的話,香港在短期內 就會死,中國因素帶來的好處,我們根本不能感受得到。反而中國因素帶來的危害,卻快快能感受得到。

香港人如果真的不趕上來,打破後戰爭症候 群的保守心態,外圍經濟向好,我們的經濟都不會向好!景氣長期差,失業率一直高企。我們的人不是無錢,只是放在銀行看著它眨值,又或者被銀行慢慢以手續費 的手法吸納你的資金。又或者,我們將錢放在中國大陸,香港變成了一本沒有餘值的存摺。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與其等政府救市,不如市民集合 點點力量自救!我們的政府只會等著外圍經濟復甦,現在別人開始復甦了,我們卻愈來愈壞,我們的政府也不知驚!那些只會喊著「群策群力共渡時艱」的政棍和商 人,最終都只會為自已的利益著眼,不會為香港整體的經濟著想。因為「共渡時艱」四字是指「市民你們自已共渡時艱」,而非「我和市民一起共渡時艱」,因為他 們仍可在政府要發赤字預算時用納稅人的錢買游艇自娛,又或者在市民都受裁員減薪的折磨時,某些高官仍有工資的增長,真神奇!你看,這些沒有主語的廢話口號 多有用!都是拜我們中共的政治文化所賜。例向「向雷峰叔叔學習」,誰人要向他學習?向他學習甚麼?又是一句廢話。

我在此想提供一個事實,是 要香港人要對未來有自信,打破後戰爭症的一個事實! 上面說過的二戰,這兩場戰爭後的十幾二十年,就是國際經濟向前的期間,也是經濟由原始進化到九十年化盛世的時間。轉危為機的機會,我們能夠把握得住嗎?還 是在等死?(你可以反對我的經濟及政治見解,畢竟我沒有正式讀過經濟。歡迎到留言版題出反駁。)

21:59 - Friday, Feb. 0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