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課名為Immunobiology,由一個很好的教授執教。

他是一個Vet,也是一個免疫力失調疾病的研究員。

他有一個病人,是一個老猶太女人,他在二戰時曾被德軍關在集中營。受盡折磨。每次一聽到德軍操兵的聲音,就代表有人會被殺死。

戰後,這個女人沒有被殺,但卻因為長期的精神折磨而患上精神病。晚上時常會聽到德軍操兵的聲音,她怕會被殺,精神失常。令她在戰後仍受折磨。醫生開了一種精神病藥給她。怎料藥的負作用令她患上了一種免疫力失調病。

可能我們在想戰爭的後遺症只是來來去去的那幾種,但有時真的會超乎你的想像。

Cont

21:58 - Thursday, Jan. 3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