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都好明白別人為何會這樣睇我。

我是一個Freak,不太喜歡做一些香港年青人Used to去做的事。別人仍是去唱卡拉OK打球看電影玩Windows的時候,我在嘗試做電子實驗音樂迷上跳舞看奇怪書拍電影搞電台玩Mac,我不是故意地想反 其他人之道而行,只是覺得他們的那一種生活不太合乎我的思想。這種在他們眼中奇怪的生活令我背負很沉重的朋輩壓力,只有少部份真正了解我的人才會明白我在 做甚麼。我有一種特點,就是點子很多,很多計劃。我很多時都不想將我的計劃曝光,因為這些計劃對我的同學或者身邊的人來說,實在是太新的東西,他們接受不 來,就拿來當笑柄。某天,我聽到有人在課室中笑我做電台的事。講真,電台這一種東西,我三四年前已在搞,根本已經不是甚麼新的東西。他們仍是要拿來笑。自已能力之內做不到的東西,請不要在別人做得不好的時候拿來作笑柄!蘇格拉底說過了解自已無知才是最聰明的人。現在的人最喜歡的就是這樣,自已無知卻裝成很醒。

在 某大的麥金塔新聞組,每個月都最少有一次有人討論Mac Vs PC。哎喲!這種討論真是老掉大牙,由一九八四年麥金塔推出到二零零二年的今天仍在討論,最終更要演變成麥客大戰批西友的大吵架,真是無謂。可是這次的討 論有一點很有趣。有人提出話麥金塔沒有香港字,以為這可打擊麥金塔。有人提出這樣的反駁,很值得我們廣東人打廣東話中文的人反醒反醒!

「點解一定要用香港字?就係因為這個底能政府整這麼多香港字出來,香港新一代人將來除了英文不行,就連用中文都沒可能與鄰近華語地區的人溝通得到!你試試用香港字同台灣或星加坡朋友傾icq,人家啋你都白痴,正廢柴!

此處是討論 Mac 地方,不要老是說Mac 友歧視 PC 友,是你們自己先撩者賤!面是人地俾…」

今天下晝五點至九點我會再做節目,今次我會多一點說話的了。

DND radio:飯堂電台

14:40 - Wednesday, Jan. 3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