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參加了上環的假日行人專用區Para Para活動,每隔個星期日都有。

以前去這些跳舞活動,我的好友小白都會和我一起去,今天 卻只有我一個人。其實我是故意不叫他去的,他根本不知道會有Para Para跳。因為我不想阻著他讀書,畢竟他已經是第二次應負高考,不想他再次失敗。但說到這個人的讀書方面,我總有說不完的話。他實在太令我這個做長輩的 失望。

媽媽今天在我由活動回家後暗地裡向爸爸表示對我的不滿,她說我很懶,又喜歡將自已的物件好像穠廘韟漫韘b客廳。每每要她去執拾。她以為我聽不到,怎料我卻意外地聽到了。我自已都令長輩們失望,我還有甚麼資格罵人﹖

做長輩有一個責任,就是要「睇住」後輩,不要讓他們行差踏錯,但又要給他們自由。後輩有時會不想聽長輩的話,故令長輩很難堪。作為後輩的,也有一定責任去實現長輩在你身上的期望。

突然之間很道德腔,很不慣。

在 跳Para Para之前看了今天的報紙,頭版是有關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子被姦殺。報紙仍是如常地不太專重死者地將那被啞鈴扑爆頭的死者相片大大張地登出來。看完後,很 不安樂,很想為這個悲哀的世界大哭一場。也因為這件事影響了跳舞的心情。我想我今天寫不出像以往的活動Review了,因為真的不太能夠投入。

性,是一類一種重要生活完素之一。佛洛伊德說人的所有慾望都是由性所引致,故他稱性慾為原慾。但假如我們只求取鑊得性的快感,而不理別人感受的話,這是一種反文明。文明的發展令我們有最基本的道德,而具有道德的理智,就像車伕般壓制著兩隻拴在馬車的馬:慾望和意志。

作為一個有理性的人,應該能夠控制得了自已的性慾,又或者以合法手段發泄之。我們不能夠姑息這一類欺凌女孩,更要殺人滅口的反道德反文明冷血色魔!

也為那位死者悲悼:只得十四歲,在家是一個乖女,成績好。假如真的有神的話,為何你會讓你製造的良好子民有如此的下場﹖那些你製造的劣等色魔,卻能安然逃走!你叫我怎能再信有你的存在﹖

希望警方能夠快速破案,令我們相信,這個社會還有公義的存在。

(昨天估的新聞頭條:蘋果真的用來做頭條,而東方日報卻是娛樂版的頭條,而且用字和我估計的十分類似。)

What I need is a lover...突然很想說過句話。

警察叔叔拍我塊面,「你今年貴庚呀。」

我話:「大過你啦。」我亞媽話我這樣答是「領悟力差」。不是吧,我覺得我的領悟力極高呢!我記得在「無人駕駛」這套電影中也有類似的情節。

「你做咩搞我條女呀。」

「你條女呀﹖搞基去第二度啦」

「你講咩呀你,你邊度o架﹖」

「你無資格聽啦!」

忽然發現警察和不良青年人的說話,就活像上面的情節一樣。可能在「古惑仔」會找到更加類似的對白。

我摑摑警察塊面,同岏縑uHappy New Year」。不知道我平時會不會摑摑老師塊面,再同岏縑uGood Morning Sir」呢﹖

我 記得有個故事,魯遜寫的。有個人叫亞Q,他被幾個大漢圍打。被人打完後,亞Q說:「仔打老豆,真不應該!」警察被死靚他掌摑,卻說是拍拍塊面講恭喜說話。 總令我想起這個故事﹖亞Q在魯遜筆下是要諷刺古舊中國只講求精神勝利的思想。我們的警察高層,是活在二零零二年的今天…

我想,到了日後,掌摑別人來恭喜人會很流行。摑完你亞媽後同亞媽講句:「恭喜發財。」別人問你亞媽為何比你打。你說:「我拍拍妎繾惘茪w」。

亞媽同你都勝利了,精神上!

但實際上你仍是一個打亞媽的惡賊,你亞媽是一個管不了你這個惡棍的媽媽!

21:29 - Sunday, Jan. 0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