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某個星座網站說,七月廿一日生日的人有以下的人格:

「志向遠大,理想崇高,企圖心強,有強烈的使命感;才華突出,具有很好的社交能力;

機智,善於調解糾紛,解決問題。優點是膽識過人,做任何事都表現卓越,可能獲得極高

的成就。缺點是喜歡和人爭辯,個性強,固執己見;注重物質享受。」

我不太相信星座,但我想大家應該看看在下二零零一年有關人事的大事回顧。看看到底上面所說的人格是不是真的能夠體現於我的生活中呢﹖

今年是我大學的第二年,今年朋友方面多了很多。同班的,終於和其中幾位成為朋友。另外,在Para Para社群中又識得幾位朋友。在本地非主流音樂圈,又識得幾位朋友。在網上的麥金塔用者群,又識得另一班朋友。

朋友對於我的意義十分重要。我覺得朋友是一個互相交流,互相補足的網絡。沒有人是完美的,我們只有所不足,我們需要朋友的義助。這樣好像很尼Q,但這可不是互相利用。

但可惜的是,我比較害臊,不太會和陌生的人說話,這只是我的人制網絡擴張的一大阻難。

今年我對家的感覺強了很多。當一個人甚麼都沒有之時,發現自已原來只是自已長久忽略家庭給我的東西。今年發生的事太多了。

今年我曾經再次拍拖。而且,這次是一次復合性的拍拖。但最終都是再一次的悲劇收場。

這次短短的交往,期間我十分享受。而這一段期間是我再一次感到世界沒有欠了我的時候。

可惜的是,我沒有再一次好好的珍惜她。我那害臊的性格再一次令她覺得討厭,再加上我那忙碌的生活令我有點兒忽略她的感受,最終也因為我的理由而且一次分開。

埋單計數,這次復合只維持了短短的兩個月。

假如妳現在有看這篇文章的話,我有一句已經說得很濫的說話要說:「對不起。」

當「對不起」也說得濫的人,可以想像他很會開罪人,可以說不要也罷。

這件事後我們沒有再見面了。只是兩個多月前收到她唯一的電話,她問我我給她的iMac的問題。

到底現在我是否仍然愛她呢﹖我不清楚,就算是,我也不知道應如何去愛。

不過以下事件,可能會有一個粗略的答案:

「再一次分手後的三個月後,我一個人考完試乘公車回家。忽然她上了車,坐在我的前座。我想她是不知道我坐在她的後座。久久沒見,我知道她坐在前面,但我不敢和她打個招呼。我仍在後坐扮作路人甲,她在前座做一個不太知情的路人乙。整個車程,這對兩三個月前仍是一對的路人甲乙就是這樣默默無言一小時。

這次事件後,路人甲竟不能再好好一睡。」

我在這一次短暫的復合之後,就再沒有拍拖了。可能不太清楚又或者不太了解我自已。縱使我亦承認此事之後我曾對別些女孩子有好感,但都不會想去結識她們。我不想當他們了解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之後,才發現我這個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我想我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去折騰一下。也陶o是我對不起她的懲罰了吧。

【我昨天說過,我不想寫這一部份的回顧,最終又是轉向這個「傷春悲秋」的Tone,最憎。】

其實人事都沒有甚麼想寫,哎,算了吧。本來今天都幾開心,寫完這篇垃圾之後開心感覺完全煙消雲散。


今天醫生忽然容雀遌蹵X會,媽媽也很想出會。幸好爸爸今天放假,爸爸便駕車去接她。我和媽媽辨完點手續便回家去了。由法國醫會回元朗的路程中,我想了很多很多的東西,也翻開了醫生寫給媽媽的病症紀錄來看。滿是英文和滿是醫學用語,我發現我竟然看得明九成以上,可能我快畢業了吧。這是首次我覺得我讀的大學課程是有用的。

哥哥今天買了一個很可愛的毛公仔,是一個頭很大的Qoo!公仔。按他的身體更會好像廣告般發出:「Qoo!」的聲音。很可愛!而且不貴!只要買那隻汽水加十多元便可得到一隻!我想我明天都要買一隻來玩!縱使我知道那隻汽水難飲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