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好激!

激得好玩,好玩等開心,開心得空洞,空洞得奇怪。

很久之前接受音樂網頁Musvie訪問,昨天終於登了出來。最近都成日受訪問,先有明報週刊,現在又到Musvie。這篇訪問是有關音樂的訪問,我等了這件事發生很久了。我是電子音樂頑童呢!哈!大家都看看這篇訪問吧!

http://musvie.tripod.com

之後又發生甚麼事呢﹖

昨晚很晚才睡。因為我在家玩網絡,我第一次構建Appletalk的網絡。很好玩!

另外呢,我今日做生物科技的簡報。很好玩呢,很好玩,大家都很熱心問問題。可能我的題目我比較熟(講魚呢!),而大家又覺得我很好笑,大家都比我一個幾好的分數呢!多謝大家!

我和一個講複製人的同學發生激烈爭論,主要是「克隆」(Clone)到底是不是人。那位同學認為是「次人」(Humanoid),故我們可以控制這個「次人」。但我們憑甚麼認定克隆是次人﹖克隆的構造和原人是一樣的呢。

原來用一個大耳筒拿著Discman播著Luke Slater的All Exhale行街會不受控制在街上「Un身Un勢」。

真好玩。

我開始回復當年的衝勁!當年製作非法電台的衝勁!當年那「捐坑渠」由元朗沿著地下水渠「捐」到上水的衝勁!又或者當年一個人去的西貢露營的衝勁!那個因為傷春悲秋而曾經遠離我的那股年輕的衝勁(忽然覺得自已好老土。)。我醬爆,感覺到呢一刻,我要爆啦!嘩哈哈!

明天再講講伏爾斯泰吧。不過我想Eddie兄的日記都會講,先看看他的意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