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edit & Revised: 25-11-2001 10:49

雜文三隅:

一:極端假設盲主義

現代人常犯的一個毛病,「假設性問題不回答」,我在大學期間聽過不下一百次這樣的答案。很奇怪,我在中學期間不�|聽到這樣了的答案,但在大學期間卻常常聽到,我覺得和政府常用這樣的答案有關。也有人認為這樣答案好像好醒,故大家都跟著這樣了去答問題。

我們試想想吧,除了問有關過去的問題以外,有何問題不是假設性問題﹖

我們想想,小學時我們一定作過一篇文,名為「我的志願」,其實這個題曲可改為「我的志願是甚麼﹖」假如我當時沒有志願,又或者我根本不知道我有沒有未來,那這個問題都是假設性問題。因為我們假設我們有志願,假設我們有未來,在這些假設低下,我們才可以寫一篇名為「我的志願」的文章。其實每個具有預知性的問題,都是假設性問題。甚至一些問及過去的問題,都可以是假設性問題。

假設性問題,是問及閣下的預知能力,以及在可預知的條件下,所得到的結果為何。你的答案只是作為一個預測,在事件未發生之前我們都不知道你的答案是對是錯。根本不用這麼快怕錯,而不予回答。這根本即是表示你沒有料,怕錯,錯不起。回答假設性問題,正正是發揮你對事件的分析能力及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之時。

這個怕錯的心理(我稱之為「極端假設盲主義」),其實正正是扼殺香港人的創意的主因。例如,你要我創作一句標語,而我是一個「極端假設盲主義」者。我�|說,在這個創作低下,我不能因應我的愛好創作,因為我預先假設你的美學標準和我一樣,我的創作是好是壞,我不知道,因為這是一個假設性問題,不回答。

錯不要緊,最緊要錯得有理,錯完�|改過。那每個人都�|錯,那錯�|引致「好」嗎﹖

啊!這是一個假設性問題,因為我假設了做錯了事之後我一定�|改。那我就不回答了,哈哈。

二:條件性堅持主義及(盲目)崇拜主義

世界趨向多元化,不同的思想觀念,不停地由不同的媒界入侵我們的神經。我們定必要接受部份的新知識。那我們的思想一定要具有一定的開放性。(Open Mind)但假如我們的開放性過高,其實可以解讀為盲目崇拜。例如別人說食屎好食,你又去食,那你就是盲目崇拜主義者!因為你沒有經過大腦Screen走一些不合常理的東西,而去盲從別人的意見。

我們除了要接受別人好的意見之外,也要堅持我們本身的想法。這是十分重要。在多元份的社�|,每個人都可以創作新的想法,而由崇拜者照樣在自已身上畫葫蘆。

但不停創造一個Template供人去模仿,這樣的創作是不可能令社�|變得更為多元。(想想,幾年前有人將Hip Hop人的衣著這個Template由外國傳過來,現在這個Template已經變成Uniform...人人都穿一件,何來多元﹖)

反之,在這個Template cloning的社�|大勢,我們反而要具有條件性地堅持我們認為正確的想法。這些固有的想法和外來的新想法衝擊才是創作新想法的方法。Power is experimental。只懂得Template Cloning是沒有用的!

假如現在衣著方面興的是Hip Hop和Outdoor Look,那我吸收了這些東西,創作出一種名為Post-outdoor industrial look。這是預視十年後核爆,滿街都是核子塵。我們不能夠出外,故我們將室內當成室外,稱為「後室內」。我們在這個「後室內」進行的就是工業活動。但因為經濟因核爆後不能發展,我們衣衫襤褸,進行一些低技術的工業生產。我們在「後室內」所穿的衣服,正是Post-outdoor industrial look。在非Template Cloning的教條低下,一切只在於你的想像力。

三:享樂主義

今天去表哥的婚宴,我只是一個Small Potato。但我竟然十分地High,吃得多,玩祝酒起哄十分好玩。和表哥飲了很多啤酒,現在很榮。

很久沒有喝這麼多又這麼快的酒,這挑起了我這個很久之前解愁的方法。之前試過一晚二十支Stinger,現在我想不行了。

我現在很愁,但我想酒精不是我現在我要的東西。

將進酒,君莫停。


介紹點東西給大家玩,是在台灣的蘋果新聞網老地方冰果室也有介紹的。玩過我覺得幾好玩。
http://www.alllooksame.com/

你錯了幾個﹖我錯了三個。

爭論恰如其份是否正確,其實說到尾又是物質和心靈的討論。這又也是個人觀念的問題。(我是辯證唯物主義者)
沒有電腦我們不�|死,但沒有勾心鬥角,我們都�|死,因為�|餓死,又或者�|老死,又或者因為社�|不進步缺乏醫療而早早病死。殊途同歸,最後我們都是�|死。只要根據我們喜歡的生活方式便可以了。沒有必要去盲從別人的生活方式。

這幾天學了很多的J euro Para,可能到下星期發表SEB Ranking�|有很多的J Euro。因為最近接近沒有跳英文的Eurobeat Para Para。只有兩次,一次是在普通話堂跳了一次Night of fire的Sabi和A Mero。我想同學們也只在心中暗笑吧。另一次是拍示範片段跳了Black Magic和Samurai。因為上次跳了Night of fire,我想下一個我拍的示範片段是女聲j Euro版Night of fire。
我正在做一個non stop euro mix,我想我考完試才�|製作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