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edit : Sun 1:50am
3rd edit : Sun 2:05am

行開啦!

剛剛看完了好多間外國的大學份子生物學系網頁。別人間間都用「雙G4快銀麥金塔」作研究用電腦。也看了蘋果網頁介紹「快銀」,看了那條片,訪問史丹福大學遺傳學系的主持David Botstein, Ph.D. ,他表示人類基因圖譜一定要用到「快銀」。因為人的基因圖譜有六億個NitrogenousBase,換轉成電子數據有750M Byte(即是一隻唱片的容量多一點。)因為這個巨大數據單獨快速處理和解讀一定要一部運算能力高而且穩定的電腦,而唯一能夠做到這件事而且價錢平的電腦就只有蘋果的雙處理器快銀。PC﹖行開啦。你事但Load個10M Photoshop都輕機,更何況成七百幾M﹖

反觀香港的理工大學。我有時很想笑,他們在實驗室中有很多的電腦,但很多時研究都不用到電腦。看完整個生物學系,唯一一部極老舊的麥克是Quadra!另外那些PC卻只是放著,最勁只是用來Plot Excel。

似乎他們對Bioinfomatics真是一無所知。玩電腦的就只是玩電,讀生物的就只是讀生物。

我Final Year就是很想做有關Bioinfomatics的東西,但在這樣的一個環境,真的想死。

這篇日記一定會有第二三版,請留意。


綠野仙蹤入面的機器人,要找的是他的心。他要成為人。我一直都在否定「心」在一個生命的意義,我一直在將世事所有的事用客觀的標準解釋之。我不相信宗教,宗教這種心靈活動只會令人迷失失去理智。假如宗教中的所謂真理是真理的話,根本不用上街宣傳。

我否定「心」,我肯定「物」。物是我們的社會的主要建成部份。我們看到的高樓,車子,飛機,地球,人都是物件。我們可否物化一個人的精神,我想可以。例如何謂「鎮定」我們可以說是「腦放出腦啡月太」。以物作辯證法,我想比每事用心差度更能令人信服。例如我們要證明神的存在,「我相信有神,但我知他不以物存在。」還是「請讓大家看到神的實物」更為可信﹖

何謂煩惱﹖煩惱就是將事物心化的結果。而解決的方法是將心靈物化。我們就會快樂了。佛家是很喜歡將事物在不同情況下「心化」和「物化」去令我們達到快樂,甚至頓悟,甚至捏盤。我最愛用來開解人的是佛家的「放下」之道。我們將煩惱和負擔物化,將這些東西在肩膀上消除,我們就會得到快樂。

其實講這麼多話,只是想拋書包,沒有甚麼意念想表達。

我不能傷心,我不能倒下,我倒下更多人會撐不住。

我最不喜歡聽一些廢話,例如不開心時找些開心的事作。難道你死老豆果時你會北上尋歡﹖你做唔做的出先﹖又或者你考試肥佬,之後走去打機,返返o黎見返張試卷又點﹖根本係完全唔Make Sense的廢話。

希望大家明白開解人係有技巧。(如果人人都可以開解人,點解有人要讀五年社工先做得到。)開解人的技巧不是用快樂去輓菑ㄖ祤痋A而是想方法令不快樂對一個人的影響減低。


今日再次和小白遠征尖沙咀文化的趴拿晚會,人又再次少了,但真的盡興。今日學了很多歌,例如有PPP5會有的777。而且跳了三個多小時的舞,很累呢。腳也很痛。
和小白做了一個有趣的統計,每首歌大約兩分鐘,一小時有六十分鐘,每小時大約跳了三十首歌,每首歌的節拍大約是一百五十。跳趴拿要拍腳,每兩拍拍一次腳。在三小時內,即總有幾多拍呢﹖

60*3*150=27000

以每兩拍行一部計,我們行了一萬三千五百步。以一間一般的大廈計(例如理工的樓梯),兩層樓之間的樓梯是大約十八級。將一萬二千五百步換轉成樓數,那就是七百五十層樓!我一晚行了七百五十層樓,來回行了三次已經不存在的世貿大樓!

今晚很累,明天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