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一個同學「志摩兄」談人生哲學。

「灰」是每個年輕人都會面對的問題。我已經涯過了這段灰期。我現在不會視不如意和Uncertainty一定是我的錯。人大了,自會覺得這種灰,是和現實脫節的。

他題出了一個問題,我們不喜歡我們的人生,我們又不能改變它,那我們顯得有點無能。

我們不能改變,可以反抗,可以對令人不滿的人生示威。

做法有三:

《一》將壞事說成好事麻醉自已

《二》直接炮轟我們人生如何令我不滿

《三》將令人失望的人生拿來開玩笑。

志摩兄選了《二》,我卻選了《三》。

哲學上有兩個方法:柏拉圖式和亞里士多德式。柏拉圖式是以一個自行想出的理論又或者一個觀測的結論去解釋很多的事。(故又稱倒金字塔式)亞里士多德式是從多個不的情況歸納出一個結論。(故又稱金字塔式)

我試圖用一次柏拉圖的方法去引伸上面的三個情況。(柏拉圖的理想國理論都是以此方法類比來,將人的理智Reason意志Will慾望Desire類比成理想國的哲學家皇帝Philosopher King戰士Warrior工人Worker)

假如有一個政府做得極爛,但我們個人以至群體的力量都不能將其挎台。作為監察政府的傳媒應該:

《四》將政府的壞事說成好事,麻醉自已想信政府的行為是美好的。同流合污。(如大X報,X匯報的做法)

《五》將政府的壞事寫在社評,轟個稀巴爛。(如東X日報的做法)

《六》將政府的壞事開玩笑。(如頭X新聞節目,政府漫畫的做法)

我們請先明白這個問題的三個限制:

《甲》政府不會因為你的反對而倒台

《乙》政府不會因為你的反對而有所改善

《丙》你的一定要示威

那選《會》,你違反了《丙》的限制。

選擇《五》《六》,你都沒有違反《甲》《乙》和《丙》。

選擇《五》《六》只是個人喜好。我選擇《六》的原因是,既然政府不會改善,他們的政策不會令你快樂。現在有一個揶揄的對像,又有得快樂,何樂不為﹖放開一點,這可救很多人一命。(也救了我一命。)

不說了,很累,如果你有想法的話請電郵我吧。明天才說說天才的問題。

終於識跳Captain Fanta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