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日想講「天才」,但暫不想說。

先說另一個題目。

這是另一故事,是一封信,信的抬頭,自已領會:

看到妳的ICQ INFO,我不知應說甚麼。我不想對號入座,以前妳最常會我常常都對號入座。可能我以為以前的妳會看得我很重要,可是我錯了。所以我不會再犯這個錯誤。原來我不是太多大重要。所以呢,我現在每次都要看看妳寫的東西有沒有抬頭。我想妳今次不是寫給我,而是寫給妳自已。

為何要因為世界的黑暗,虛假而隋……不不不,是墮落呢﹖

美好是甚麼﹖

我不想長篇大論,妳也不想再去看這樣的東西,這個我知道。我只想留下幾個問題:

為何今天的妳會如此情緒化﹖妳的情緒化我都知道的了,可是似有愈來愈利害,是否生活的沖擊太大﹖

美麗背後暗藏醜陋,每個人都有弱點優點,請不要太片面地只看一件事的優點∕缺點。妳是不是只以一個人的優點∕缺點來評定一個人∕一件事的好壞﹖我覺得這是一個不正確∕不全面的想法。原因自已想想吧。

灰,是不Work的。墮落是一種向現實的示威,示威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我不認同墮落是一個好的方法。妳會不會想到另一種更好的方法﹖

年青人比老人有更多的機會成本,我們有成本去放縱一下。既然妳自已都話一無所鑊,是不是不應再這樣下去呢﹖

我想說的就是這樣。我記得妳說過不想我干涉妳的生活。但這封信沒有抬頭,我可以否認這封信是寫給妳的。

為何這一期我接觸的人都灰﹖小白如是,志摩如是,妳也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