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Edit(1:05AM 4-11)

首先,我有個網友拍了一段好正的片,講吤呲ac的iMovie有幾好玩,好正啦。

http://homepage.mac.com/gabrieljoseph/.cv/gabrieljoseph/Public/theimovie2e.mov-link.mov

真好玩。

那本Complete idiot guide to screenwriting一晚睇了百幾二百頁,好好睇!

今晚有三個節目等我去,第一個係Yamaha的band比賽,第二個係903的Band Sound Camp,第三個係Para Para Dance Association在文化搞的Para Para活動。

我得一個人,分不了身,去那一個好呢﹖

可能最後三個都不去呢。

因為沒錢。


最終我去了跳趴拿。當別人知道我去跳趴拿不去看樂隊表演,我會比人打死的。

但我想我最終都會比人打死,因為今晚比明報週刊訪問,跳舞的時候又有個攝影師影了的十幾二十張相。我的樣子一定會出現在那本刊物。到時天下都知我去了跳趴啦趴拿而沒有去看樂隊了。

和明報的女記者談了一會兒,他們想在下期用趴啦趴拿做封面專題。他們主要想用以前好多人跳趴拿和現在不多人跳作對比,看看現在的年青人有幾崇拜即食文化。(明報就一份文化的週刊。)其實我個人幾鍾意這個專題,因為很值得討論。

但她的記者技巧絕對專業,她的問題總是想引導我答出一些她想我答的答案。幸好,我也是吹水界的奇材,我也可在她的引導性問題中答出我應答的答案。

例:

記者:為何你的電子樂隊會得一個人﹖

我:沒有太大必要去令電子樂隊多於一個人。

記:會不會因為你跳Para Para太投入令你的人際關係不好﹖

我:這和人際關係沒有關係。

記:那你是不是因為Para Para興而放棄玩電子音樂﹖

我:兩者沒有對立關係。

記:妳會不會用很多錢去買碟看﹖

我:我覺得不多。

記:那是不是佔你的零用很多﹖

我:其實我覺得買碟不貴,很多年青人都負擔得起。買了回家,看著跳也根本不用錢。到這裡跳也不用錢。年青人要玩,他們有的是錢,貴費的電子狗也買來玩兩三個星期就棄了。我覺得跳舞,根本不會用很多的錢。

記:那你有沒有玩電子狗﹖

我:當然沒有啦。

記:其實說到即食文化,踩版,跳breakdance也很即食。那為何你選擇跳Para Para呢﹖因為興﹖

我:因為沒有危險性。

記者很努力地想我答跳趴拿是因為興,而且會浪費很多的金錢。最終她問我拿電話號碼,她說她會在明天再深入訪問我。

我一直很想有人因為音樂而被傳媒訪問我,最終竟是因為我跳的三腳貓趴啦趴拿。說真的,講跳得勁,很多人比我勁,為何要訪問我﹖因為我靚仔﹖不是吧!

說一說今晚吧。人數明顯比停辦前少了很多,由百多二百人減至大約八十人。今晚主要跳的歌曲是舊歌,反而我比較喜歡跳舊歌,因為我識跳。但我和小白也很遺憾沒有播Love Generation,My sweet banna等等好聽的歌曲,但卻播了很多很正的歌曲。如Stay the night,一大推人一起跳很爽。

十一月十七日會再播舊歌,我會再去。假如播新歌,我可能不去了。

(講到舊歌,當晚播了很多歌,例如Like a Virgin, Grand Prix, Space boy等等,竟然只有十多人識得跳!而我是其中一位。反而新歌很多都不懂。例如Black Magic, X Men Story等等,真的不大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