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step

上星期寫了比較技術性的話題,今個星期又感性上身,想分享一些感受。

過去兩三個星期都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就是感到自己能力上的不足。

我的意思並不是技術上有些甚麼限制。我有一定的自學能力,任何技術上的問題,只要有前人的經驗,我都能夠學習。例如上回的 deep learning ,算是現在最紅的技術吧。從來沒有人教過我這些東西,我純粹靠自學摸索。

我很幸福,其實前半生沒有經歷過甚麼風浪。我自以為自己飽經風霜,但其實以前就算有問題,都有家人、朋友幫助擋格。亦因此,人生庸碌三十六,已屆中年,還有很多問題都未接觸過。到真的要處理人生中應要面對的問題,就手忙腳亂、自亂陣腳。我的父母三十六歲時已育有五個子女,還要照料長輩,除了打理家族生意,更要出外打工。家族中我最幼嫩,我很喜歡說我英雄遲暮,但說得難聽,就是殘存幼稚。來到陌生的都市,我連自己的問題都解決不到。這些,是 Google 不來的。甚或者,愈 Google 愈亂,因為我將自己的問題,當成別人的問題那樣去解決。

最近與很多來大學攻讀博士的年青人交流。他們不少比我年輕十多歲,年紀輕輕,已經要飄揚過海,到外地尋找出路。他們已經要經歷文化、思想、語言等的衝擊,還有要面對實在的問題,例如財政、例如住屋、例如與家人情人分離。他們很多都會操三款語言,甚至更多。他們,肯定的會比我能幹。我才不會囿於港式的「老屎忽」殺子思維,沉醉於辱罵年輕人。看看自己,其實連英文都寫得不知所謂。

至於為何會覺得自己不行,原因是大學提供的賓館將於年底租約完結,據說曼海姆單位供應緊張,我們都想及早出外找地方租住。但我發現,原來我從來沒有為住屋問題煩惱過。先不論語言障礙的問題,我連怎樣去面對這個問題的心態和知識都沒有。千辛萬苦,才找到肯接見我們的房東,卻連 Wohnungsbesichtigung (不知道中文怎樣翻譯)之前、期間和之後要做些甚麼都不知道。我不熱衷於溝通,但硬著頭皮,經過多翻三腳貓德文、英文夾雜的聯絡工作,終於有一名房東肯開出租約,即將於下周簽約。租約開出之後,妻子有很多問題擔心,茶飯不思,我卻沒有能力去穩定她的情緒。兩個人都手忙腳亂,可能是讀過太多網上租屋的恐怖經驗,少少的問題都放到很大。我在香港都沒有租屋的經驗,更別說在德國租。若果我的前半生面對過租住問題,我應該會處理得比較好。幸而,現在真的要出外靠朋友。幸好在這裡有同事、朋友和大學的支援,可以幫手解決語言上的問題,也提供了寶貴意見,否則我只會更感氣餒。

我能夠想像,就算正式搬屋,我又要面對一大堆未處理過的問題。人們年紀輕輕已要自立,應該到三十六歲已經可以游刃有餘處理這些「小問題」。但我,卻像個小孩,現在才成熟。

話說,我今個星期獲香港大學的正式通知,我終於完成博士學位,可以正式獲得陳博士的稱號。但同時,卻要面對自己人生經驗的不足。這種反差,腦裡浮現的只有「高分低能」這四個大字。從正面的方向想,人始終要有第一次的經驗,才可以正式開始累積經驗。由無變成有的過程,數學上是一個無限大的增長速度。這一役,令我要有更大的決心,面對自己各種能力上的不足,如溝通上,如語言上,如處理人情世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