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view

我來德國已經有一個月,是這份合約的三十六分之一。

總結一個月的經驗就是,我生活得不錯。我覺得可以有尊嚴地生活,從工作和生活裡面找到樂趣。最初我會懼怕我習慣不來,但我和妻子硬著頭皮去跨過每一件難題,我知道一切都會向好。

如果經過了一個月還不能習慣下來,交出一些成績,我自己會覺得到底我是否在辜負別人千里迢迢、隔山買牛,給我這條無名無姓的香港佬工作機會。幸而,一個月我已經交出不錯的成績,研究已有不錯的進度,這一點我感到很滿意。在德國,我覺得努力能夠獲得回報,可以有安穩、愉快的生活。但在香港,我從來感受的只是壓迫和低一人等。在所謂自己的地方反而覺得自己低人一等,真是奇怪的體驗。

話說外國人移居外地是有蜜月期,會覺得 Everything is awesome 。蜜月期過了之後,就是現實的煎熬了。我時刻警惕自己,到底我現在感覺到的自由,是不是因為身處於蜜月期而不夠清醒。但我肯定的告訴各位,我現在安好,並可以好好享受生活。就算有問題,我和妻子都可以捱得過。再加上大學其實是有提供各方面的支援,他們有專門部門解決國際學者在德國所要面對的問題。這個部門相當幫到手,就連我們談到想出外吃晚飯慶祝一個月紀念,他們甚至詳細推介附近的餐廳。

言語不通的問題,當然仍是問題,但已經漸漸變好。上回講過我們正在找新居要寫信給房東。我不恥下問,向德文老師請教,她指導我德文信件的正確寫法。現在已經可以用最簡單直接而又不失禮貌的方法,去與德國人書信來往。這種實習,令我的德文有長足的進步。而事實上,我在過去一個月學到的德文,遠超我過去兩年自學的總和數倍有多。

吃的問題,也已不是問題了。妻子的廚藝已經相當有水準。最近她煮了一道豬扒,我建議要用豉油煮。最後她用洋蔥、豉油一起煮,相當惹味,令我不禁回想起元朗有一家很有性格的茶餐廳,他們的黑豉油豬扒飯。

有時都不禁問自己,到底我有沒有想念香港。我想,我對香港這片地方沒有甚麼留戀,我只想念香港的家人、朋友。我活得很好,希望你們都生活愉快。

德國人有句話說 Alles hat ein ende, nur die Wurst hat zwei. (每件事都有一個 end ,除了香腸有兩個)我的悲觀性格,令我想到現在的快樂終有一天會終結。所以,希望自己可以享受現在,享受現在的快樂的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