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way

上兩回都講過,融合現在的最弱一環,是語言。

語言其實一直在學,我一直有在 Duolingo 每天學習,也有在上大學提供的 A1 課。學習新語言,很多人以為最難是語法、文法之類的東西。我反而認為,初學者最難的是如何找到語言最重要的 20 % 。因為 Pareto Principle 指出,我們只需要知道最重要的 20% ,就能處理 80% 的常用狀況。其餘的 80% ,是用於處理餘下的 20% 另類狀況。我並不肯定我是否已掌握那 20% 。

我有那些所謂的工程師底氣,我相信工程師所說的 the Hard Way 。所謂的 the Hard Way ,用廣東語來說,就是「死𦧲」。即是透過學習事情由無變有,遇到困難不要退縮,慢慢研究和推敲,直到可以做到為止。這種方法是困難的,我相信教育學家不會推崇這種方法。但我覺得這種方法對我來說最有效。到底是怎樣實踐?簡單的講法就是不要依賴 Google Translate ,有不明白的字就查字典或查書。我最初是去查政府或銀行寄來的信件,但那些信我無法畫花它們去分析。比較合適的是那些 throw-away magazines ,因為免費、任畫也可以。德國的廢紙更有中央的回收系統, Perfekt !

例如上圖的一本書店取來的 throw-away magazine ,叫做 buchjournal ,單是封面的德文已是超越 A1 的程度。透過分析、查字,我能從真實的文本學習到現實中會使用的德文到底會是怎樣。

例如有一句 Das Magazin Ihrer Buchhandlung 。我不知道 Buchhandlung 是甚麼,估到是關於書( Buch )的。當然,我可以直接查整個字是甚麼意義,但我卻試圖先查 Handlung 這個字根的意思。原來是 Action 或 Business 的意思,估計是 bookshop 的意思。這時才整個的查 Buchhandlung 的意思。

當然,也要應用本身已知的語法知識。例如所有 -ung 尾的名詞,都是陰性名詞。但在這裡,前面的 Prossesive Pronoun 是 Ihrer ,用 -er 字尾,證明它不是用於 Nominative case 。那其實是 Genitive case ,是一件 Prossesive object 。所以,這句是指 The magazine of your bookshop 。

除了查不認識的字,也要透過閱讀去重溫已學過的語法知識。例如讀到 Jo Nesbø (一位相當有名的挪威偵探小說 Kriminalromane 作者),有一句 Ein neuer Fall für Harry Hole 。單是一句,就可以有以下的溫習問題:

  1. 這裡的 Fall 是甚麼意思?為甚麼 Ein 之後是 neuer Fall? 為甚麼 neu (新)的 Adjective Ending 會是 -er ?
  2. für 之後的是甚麼 case ?假如要將專有名稱 Harry Hole 轉成 Pronoun ,應該用那一個 Pronoun ?是 er 、 ihn 還是 ihm ?

答案:

  1. Fall 有很多意思,但在這裡是指案件。 Ein 之後的 adjective 是用所謂的 mixed ending ,而 Fall 為雄性,在 Nominative case 要用 -er 。
  2. für 是德文 7 個 accusative prepositions 之一。故此,這個情況應該用 ihn 。

這些東西,對於初學者來說,是要分析、慢慢研究的事情。母語用者,卻已成為直覺,但這個直覺建立的過程,只能透過反覆的進行以上的複習,才有可能成真。

我覺得只有這樣,才可以好好的利用現在身處的德語環境,打好根基,好好學習。用真實的文本的好處,是可以知道現實的德文是怎樣的,可以更準確的掌握上述的所謂 20% 。聽、說和寫都可以用同樣的 hard way 去學習。例如,明明我的德文書寫很差,但最近由於要找屋去租,故此要寫封德文的電郵介紹自己和詢問可否到訪。我都是硬著頭皮「死𦧲」,寫得不知所謂,最多都是給人家作笑料而已。

妻子的情況比較幸運,她現在要學跳舞,可以結識講德語的同學,所以她有較多機會與其他人會話,我卻只有買東西時才有機會講德語。最初參加了大學的 mentoring program ,配對了一位本地的長者作我們的 mentor ,是位退休的英文教師。她人很好,希望可以多加溝通,除了學習語言,也想從她身上學習德國文化、風土人情、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