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ES外望

人在異鄉,其實最難的是融合。歌仔都有得唱:

沙中蚌 常怨路茫茫 常怨處身灰暗地方 而四周好陽光 它閉起眼來看 常合上難怪不見光

上回說過,阻力是語言。但除了語言阻礙之外,也因為自己的內向性格。一向都不喜歡社交,甚至不喜歡外出。但來到這裡,沒有辦法了,必須要自己處理很多事。實在不能再像粒處身灰暗地方的蚌。

老婆會鼓勵我多與她出外走,認識一下社區。她的想法很有道理,我們始終要在這個城市生活三年,所以不能夠太過封閉。曼海姆有知名的中心地段方格城,和方格城旁邊的東城,奈卡河以北的奈卡城( Neckerstadt )也是曼海姆的一部份。這幾天有到那裡走走,去了每月一次的跳蚤市場。那裡數百個攤位,賣出各種的二手用品,衣物、首飾、書籍、傢私、玩具,應有盡有。這裡也有二手唱片,我曾說過到德國之後不會再走回頭路儲黑膠唱片,但這些二手市場黑膠唱片沒有像香港那樣瘋狂抄賣,珍品之多,實在叫人難以忍耐。

這種二手買賣風氣可說是 recycle 的典範。有趣的是,話說曼海姆開了一個新商場叫做 Q6Q7 ,很有港式倒模商場的感覺,進駐的不少是國際大牌。我不同時間走過商場幾次,也是只得小貓三幾隻顧客。對比跳蚤市場的人頭湧湧,使用港式的思維去解讀,只會解讀成經濟不景氣,人民購買力不足,或者又需要引入幾多百萬自由行。但我看到一種實際、環保的文化。對比香港的「跳蚤市場」也是賣新商品、社會從來沒有很好的 recycle 概念,曼海姆有很大的一群人不介意使用二手物資,市政府鼓勵這種民間的二手物資買賣,定期舉辦這類活動,甚至幫助宣傳。

除了認識社區,也想要認識市裡的人。現在只從德文班裡認識了其他同學,都是從外地到來曼海姆大學求學或者工作的人。在班上認識了一位台灣人 H , H 問我是否認識 Y 。其實我曾經在 R 社群活動認識由台灣到香港的 Y 。本個星期,我和妻子邀請了 H 和 Y 到我家作客,吃了一餐便飯。

有個喜歡煮飯的老婆真好。除了每天有飯食之外,還可以煮飯給客人吃,認識新朋友。老婆的廚藝連朋友們都讚不絕口,當中尤以各式慢火燉煮的食物,最為精彩。現在她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去準備三餐,她需要付出相當大的努力。但這努力沒有白費的,現在的她已有做大廚的直覺,已經可以憑感覺煮食,而且很好味,非常神奇。

我們四個人一邊吃一邊的談,談德國的生活、台灣和香港人的命運、對未來的期盼,一談就數個小時。 H 和 Y 在這個城攻讀博士,我們應該未來三年都會時常見面。

工作上,我也想與其他同事有更多的接觸,但我的工作除了有定期與項目有關的同事開會之外,其他時間都是獨自一人在電腦前搏鬥。有負責其他研究的同事見到我在網頁的自我介紹,想我在談技術的講座,談談數據分析的事情。我已經說了可以,希望這個契機可以給其他同事認識我。但現在,其他人各有忙碌,我仍然感到是在這個大型的研究機構裡的新外人。

人在異鄉令我改變,除了思想模式和生活習慣要轉變,我更要開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