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cs

一直想將舊 blog 重新出發。曾經想到為甚麼在社交媒體大行其道的今天仍要寫 blog 。

博士研究的就是 Facebook ,現在研究完畢。雖然這不是研究的結論,但我開始覺得,如果所有的內容都只放在 Facebook ,互聯網還是「互聯」的嗎?

我想將一些內容放在 Facebook 之外,當有天 Facebook 死亡,這些內容都仍會在我手上。經過多年,我看見過社交媒體的 come and go ,曾幾何時一大班網友在 Twitter ,之後又跳船到已不再存在的 Jaiku 。寫在 Jaiku 的東西,現在已在網絡上消失。有沒有想過,當一天 Facebook 不再流行倒閉,或者 Facebook 覺得你沒有資格取回你生產的內容,你在 Facebook 上做過的東西也都會在網絡上消失。

以前寫 blog 的網友,我唯一還見到有寫的,好像只有網絡暴民。有不少曾經知名的,例如公園仔,甚至連個 blog 都不再存在了。

好像兜圈太遠了⋯⋯

我即將開展新的生活,想記錄一下新的想法,將知識沈澱一下。在現在社交媒體年代,合理方法就是開個 Facebook Page ,可能叫做「香港博士德國大冒險」之類。但我實在不想,我想將網重置一下,我激進地將 Wordpress 殺了,轉成了 Jekyll 。有種破釜尋舟的感覺,現在要寫東西,都要在 emacs 慢慢寫、寫完要 rebuild 和 deploy 。對比 Wordpress ,這又是不方便的。

但我覺得我與內容的距離近了。

由 Wordpress 將舊文轉成 Jekyll 的方法都不算難,只消在 Wordpress 匯出 xml 檔案,再用 jekyll-importer 轉成 Jekyll 的 html 格式。新的文章,我都會用 markdown 寫,例如這一篇。

網站的外觀等等我都不太想理,只用 default 就算。我只想理會內容的東西。

我想重新上路之後,寫一些我有興趣的內容。例如不太主流的程式語言,學習德文的心得,學術界的點滴。我想,我並不會想寫政治。要看政治,上 Facebook 可以看很多。

Jekyll 有一點好,就是用 Markdown 寫,程式碼的 Syntax highlight 很不錯。

(defun fibonacci (n &optional (a 0) (b 1) (acc ()))
  (if (zerop n)
      (nreverse acc)
      (fibonacci (1- n) b (+ a b) (cons a acc))))

(fibonacci 5)

我將會於下周一啟程由香港前往德國,開始為期三年的博士後生涯。這一篇重新開始的文章,會是我離港前最後一篇。

Bis spä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