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同梁生(普選分析 (2))所講,你一開始用「爭取」字眼,已經認同人大是擁有最高決策權力。既然話了 2012 無,再爭 2012 選 CE 是無意義的。今次曾狗跳過了立法會,要人大拍版 2017 可以普選 CE ,是防止泛民「時間表偏執」一見到 2017 就即時否決。 2012 是最好,但 2017 也不錯。 2017 都沒有,就是最差的結果。非常簡單的博弈理論,泛民最聰明的做法,應是硬食了 2017 選 CE ,接受 2017 低低地「慣」一獲。除非泛民根本上係想北京無限期押後普選,故此可以每次選戰都打普選牌。像札鐵工人罷工, 650 元增至 950 元不成, 860 元都接受。
香港是傳媒治港的,多份報章都已經出面支持 2017 ,再為 2012 年打氣會害死泛民。現在泛民的工作,不再是絕食爭 2012 選 CE ((我絕對專重他們這樣做的自由,只是戰術上無意義,僅有公關意義)) ,除非激到底像長毛那樣焚燒車胎,或者貝娜齊爾支持者那樣抵抗警察。要是泛民真的想要求有一個民主成份最高的普選方案,現在應將訴求改為:

  1. 確保 2017 年真的有普選,因為現在的字眼是「可以」,應立即啟動立法會討論。現在不能再說「阿爺唔比」,因為阿爺出聲了。你們搞到 2017 都無,係你班做細的問題,與阿爺無關。
  2. 2017 年普選的細節。例如民主成份最低的甄選機制應該怎樣增加認受性
  3. 如何修改 2012 年的小圈子選舉加入普選成份,和 2017 年接軌,達致所謂「循序漸進」到普選。

別被民建聯和自由黨搶了頭啖湯。我甚至覺得泛民主派中人可以在街版 slogan 這樣寫:「成功爭取、但無奈接受 2017 年普選行政長官」。